歡迎蒞臨:慈濟人文喜閱書苑!

憨山德清──佛祖之標榜

庫存: 現貨

原價: NT$380

特價: NT$300

作者:徐瑾編撰 
ISBN:978-986-97169-6-3
出版日期:2019.6初版
400頁/15×21公分/軟精裝/雙色

憨山德清──佛祖之標榜

雙擊圖片以瀏覽完整大小

縮小
放大

詳細資料

為保護寺產官司纏身、籌錢還債以修復寺院;
蒙冤入獄、杖刑拷問、被迫還俗、流放充軍……
一般百姓會遇到之屈辱橫逆,他都嘗遍、嘗盡。
戮力賑災、舉辦法會、重整寺院、中興曹溪祖庭;
禪定甚深、說法不輟、著作等身、肉身不壞。
出家僧侶度化眾生之事,他皆盡力做好、做滿……
這就是「明末四大高僧」之一的憨山大師——
「煩惱轉菩提」、「烈火化紅蓮」的高僧風範!

 

大師一生著述甚多,對儒釋道三家經典都有極為精闢的言論,時至如今,依然對後人產生極為深刻的影響。

希望通過本書,能夠讓讀者瞭解憨山大師的崇高品德和深邃學識,激勵我們如琢如磨、篤志篤行,為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竭誠奉獻!

   

目錄

〔編輯序〕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

〔推薦序〕「播撒禪法之種,廣施甘露之霖」的一代大師    釋印宗

〔編撰者序〕重振曹溪祖庭——憨山大師

示現

第一章 觀音送子,矢志出家

無極大師講《華嚴玄談》,予即從受具戒。隨聽講至十玄門,海印森羅常住處,恍然了悟法界圓融無盡之旨。

「大美」與「和尚」

生死觸動心頭

母親的嚴格教育

立出家修行之志

依止西林和尚出家

了悟法界圓融無盡之理

 

第二章 雲遊參學,徹悟心性

一日粥罷經行,忽立定,不見身心,唯一大光明藏,圓滿湛寂,如大圓鏡,山河大地影現其中。及覺則朗然,自覓身心,了不可得。

宿業化疾

結識妙峰師

復興青原寺

第一次乞食

重逢妙峰師

五臺禪修

名士慧眼

鼻孔原來向下

萬象森羅從起滅

安睡治禪病

 

第三章 報父母恩,為法忘軀

佛為一眾生,不捨三途。今東海蔑戾車地,素不聞三寶名;今予教化十二年,三歲赤子皆知念佛,至若捨邪歸正者,比鄉比戶也。予願足矣,死復何憾!

書經夢彌勒

圓滿二法會

歸鄉省親

智退凶徒

再會紫柏

蒙難入獄

牢獄化為清涼地

南京會親友

 

第四章 嶺南傳法,中興曹溪

予平生以荷負法門為心,竟以此致譴。今在罪鄉,尤然念六祖法道之衰,乃誓匡持力救其傾頹。

慨嘆曹溪沉淪

助葬安人心

軍營折傲氣

「冠巾說法」

悲心平民變

智語息官擾

整頓曹溪祖庭

 

第五章 緬懷善友,法炬照世

憨山不歸,則我出世一大負;礦務不止,則我救世一大負;《傳燈》未續,則我慧命一大負。若釋此三負,當不復走王舍城矣。

鋼肩鐵膽一禪僧

海南大地震

孑然別曹溪

 

第六章 駐錫廬山,行菩薩道

如愛他,被他害,累贅多因費管帶;一朝打破琉璃瓶,大地山河都粉碎。我勸君,不要擔,髑髏有汗當下乾;分身散影百千億,從今不入生死關。

重披袈裟

送別摯友

莫做擔板漢

杭州弘法

 

第七章 自在坐脫,肉身不壞

師端坐而逝。是夜,毫光燭天,群鳥悲鳴,緇素哀慟,聲撼山谷。化去,端坐三日,面皙唇紅,手足綿軟,如入禪定。

建寺說法

重返曹溪

現疾辭世

會通三教、積極入世的高僧典範

 

影響

壹‧主要著述

廣大神通,自心全具;淨土天宮,逍遙任意。不用求真,心本是佛;熟處若生,生處自熟。二六時中,頭頭盡妙;觸處不迷,是名心要。

教內著作

教外著作

詩歌偈頌等

 

貳‧重要思想

捨人道無以立佛法,非佛法無以盡一心;是則佛法以人道為鎡基,人道以佛法為究竟。故曰:菩提所緣,緣苦眾生;若無眾生,則無菩提。

教內影響

一、對禪宗發展的影響

二、對淨土宗發展的影響

三、「教禪一致」、「性相一源」的主張

教外影響

一、中國儒道釋三教的關係

二、憨山大師關於儒釋道三教圓融的思想及影響

 

附錄

憨山大師年譜

參考資料


【推薦序】

「播撒禪法之種,廣施甘露之霖」的一代大師

◎釋印宗

憨山德清大師與蕅益、紫柏、蓮池三位大師,於教內通宗通教,行解相應,弘宗演教,備受敬仰;於教外四書五經、老莊玄學、叵有研習,著書立說,僧俗蒙恩。因其弘化行跡皆為明末清初之時,相距甚近,故教內後人尊推為明末四大高僧。

憨山大師,法名德清,號憨山,金陵(今南京)蔡氏子。其母洪氏素有佛教信仰,特奉觀音大士名號,虔誠故於夜夢中感「觀音送子手牽回家」而有孕,實乃奇異之靈兆,必有超凡之造化。終至於曹溪寶林,焚香沐浴,無疾端坐而脫,享年七十有八。

大師一生為法而來,為法而去。幼具宿慧,與眾不同,常起疑情,問而思之,「生前何為,此後何往」。由是生前死後大事未明,於心不安。少時有疾難愈,其母佛前發心,若能無恙,願舍子出家,後有好轉,即易乳名為「和尚」。

大師年十二,於金陵報恩寺禮西林和尚剃發出家。隨寺眾啟蒙法華、華嚴大教,又聽習四書五經,廣攝諸子百家,文辭詩賦,更有習後背誦,實乃天才之賦!

大師因「報恩厄難」後,離寺參方,廣結法緣,聽教參禪,隨緣講習。一生匯通四教五教、般若唯識後,宣導禪教淨律相融,雖遍攝融通諸宗體系,然末後惟囑弟子「一心念佛」為歸。

大師一生著作等身,早年聽習《華嚴》、《法華》即解,於四教五教系統研習,著有《華嚴經綱要》、《法華擊節》、《楞嚴筆記》三大部;常躬身法座,高臺教化,演般若之聖教,傳智慧之法水。隨演講訖,結集《金剛經決疑》、《般若心經直解》、《圓覺經直解》、《大乘起信論直解》等。惟難能可貴者親于匡廬,為其弟子口授《八識規矩頌》、《百法明門論》、《成唯識論》。著有《性相通說》,旨在圓融性相,和合聖教,其悲心可鑒,智慧可嘉。

大師一生勤於筆耕,猶於抄寫經典,上結般若聖教之緣,下酬父母及一切有情之深恩。感人至深者,當屬於五臺聖地刺血書寫整部《大方廣佛華嚴經》。大師所書之經,一文一字一佛號,可謂至極虔誠;書經之時,遇人來問事即問即答,凡人難解其一心幾用也。

大師一生鍾情於佛法,然以《華嚴》用心至甚,虔誠讀誦《華嚴》,聽教參學《華嚴》,刺血書寫《華嚴》,登座講解《華嚴》,感得坐下萬人聽講,心生敬信。提出「不讀《華嚴》,不知佛家富貴」之名句,於教類內流傳千古,膾炙人口,廣為傳頌,對後世學人研習《華嚴》,影響巨大。

大師一生功績重在中興禪法,於禪宗寶典《楞伽經》一注再注,存有《觀楞伽經論》、《楞伽補遺》。窺其行化大事因緣不難發現,大師早年初入禪定,既證色空,徹悟心性,找回本來,可見大師上根靈智,參而能悟,於教內少見。

大師悟後起修,濟困厄於東海牢山,蒙冤辱而為法含垢;乃至流放雷州,充軍南蠻,隨緣教化,無怨無悔。以逆境磨礪道心,矢志不退;於紅塵長養聖胎,靈苗增秀!

大師宿緣所追至曹溪南華,圓成中興禪法,大開法筵教化眾生之願。一時於嶺南荒蕪之地,播撒禪法之種,生機盎然;廣施甘露之霖,普潤群機!

觀大師一生,參禪有悟,悟後起修,重在弘揚禪法,而禪宗旨意「不立文字,教外別傳」,大師又是如何能登臺說法、如瓶瀉水,著作等身、弘宗演教的呢?

竊以為,大師於《六祖壇經》,有省於慧能大師之言「宗通與說通,如日處虛空」。「說通」即為法義理論,「宗通」則是修行證悟;大師跳出了禪宗「不立文字,教外別傳」之巢窠,成為既是注重理論法義之大觀者,又是修行證悟之大行者。如此學修並重、教觀雙美,實乃後世學人之楷模。

大師一生,有夢觀音送子而來,無疾曹溪坐脫而歸,實乃神奇罕見。至今留肉身千古不壞於南華供養,普為天下未信者令信,已信者念念增長,是為大慈大悲。然大師一生,行腳參方,艱辛備至﹔牢山困厄,飽嘗冷暖﹔蒙冤充軍,忍辱負重﹔建寺安僧,身心勞頓……般般艱辛般般淚,更有般般磨難般般苦;然而大師一口全體吞卻,嘗盡有漏皆苦、真實不虛。至此大師於娑婆絲毫無戀,末後對弟子們之問自是一言不囑。如此瀟脫,不拖泥帶水,即為禪者風骨!

今有徐瑾教授於武昌佛學院授課,感教授學養深厚,嚴謹篤行,遊心法海,身體力行,甚為欣慕!捧讀大作,先睹為快,受命作序,心有惶恐,不吝揣陋,聊記感想心得如上,權作首位讀者感言。願與有緣人,借此親入大師靈山,親蒙大師垂護,得其法益,何幸之至!

印宗法師

湖北省佛教協會副會長、武昌佛學院(太虛大師創辦)副院長兼尼眾部教務長、武昌蓮溪禪寺方丈。(蓮溪禪寺為女眾叢林,乃武漢四大叢林之一)

 

【編撰者序】

重振曹溪祖庭——憨山大師

就當今世界現存的所有宗教而言,漢傳佛教是唯一理性的宗教,是中華文明奉獻給世界的文化瑰寶。對漢傳佛教的研究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和現實意義。

近代西方大哲學家康德(Immanuel Kant,一七二四至一八〇四)在《單純理性限度內的宗教》(Religion within the bounds of Bare Reason)中認為:一切(付諸奇蹟、神蹟的)歷史性啟示宗教都應當走向純粹理性的宗教;信仰以理性為前提,宗教以道德為基礎。康德的宗教思想,對近代以來宗教的世俗化、理性化產生了極為重要的影響。

本人經過多年研究,將佛教與世界上現存的各種宗教及民間信仰加以深入對比後認為,以康德宗教思想而論,漢傳佛教實可歸於理性的宗教之列;因為,佛教可說是一崇尚理性、彰顯自由意志的宗教。

古印度時期,釋迦牟尼佛創立了佛教並廣為傳播。自東漢時期佛教傳入中土後,中土漢地便成為佛教的重要傳播地;十三世紀左右,佛教在印度消亡之後,中土漢地更是成為佛教的主要傳播地。

漢傳佛教是對古印度釋迦牟尼佛所創立佛教的傳承,其修行主張「依法不依人,依義不依語,依了義不依不了義,依智不依識」;其持守的五戒:「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等,以及漢傳佛教特有的「吃素」傳統、叢林特色,還有富有中國特色的大乘佛教宗派體系,都令崇尚慈悲與智慧的漢傳佛教具有其獨特性及包容性。

漢傳漢傳佛教十三宗,其旨歸都是彰顯我們本具的般若智慧,去理解宇宙與人生的真相,而不是讓人愚昧地相信或服從。漢傳佛教鼓勵懷疑,有「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之說;這一點,就高舉信仰的諸多宗教而言是相當獨特的。我以為,如果信仰某種宗教的前提是泯滅我們的理性、消滅我們的反思能力,那麼便無疑近乎迷信;如果信仰某種宗教的結果是不僅泯滅我們的理性,而且泯滅我們的道德良心,則無疑就是邪門歪道。

漢傳佛教悲智雙運、理事圓融,從教理上看不帶有任何迷信色彩。佛教強調依法不依人,即依持經典、正法而修行,而不盲目依持於個人形式的崇拜;依義不依語,即依文字的義理而修行,而非文字的表現形相;依了義不依不了義,即依持直指本真的了義經典、方法而修行,不依持方便說法的不了義經典、方法而修行;依智不依識,即依無分別的智慧質直自心修行,而不依持於有分別的世間聰辨而修行。這些都是非常理性的主張。還有,「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體現的就是對美德與理性的強調。

儘管佛教也談到了地獄、餓鬼等看似不可思議的表像內容,但也有「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等解釋現象的透徹道理。事理究竟,圓融無礙。佛教主張佛性本具,強調命運的自我把握。不似其他信仰,「佛」從來都不是萬能的,「天雨雖寬,不潤無根之草,佛法雖廣,不度無緣之人」;只有自己通過對佛法真理的把握才能拯救自己,這是對每個人所具有的自由意志的高揚。

從漢傳佛教的社會作用來看,在當代建設和諧世界的過程中,漢傳佛教能夠產生非常積極的作用。佛教提倡眾生平等,呼籲慈悲濟世,以法雨甘露熄滅人們心中的瞋恨之火、貪婪之火、無明之火,為人類社會的和諧共處提供了不朽精神資源。

佛教傳入中土後與本土文化交流融合,形成儒釋道三教合一的穩定格局,對傳統社會的穩定和諧起到了關鍵作用。在當今世界,充分發揮佛教教義中的平等、中道、緣起、和諧等理念,以及「勤修戒定慧,熄滅貪瞋癡」的修行方式,「眾生無邊誓願度」、「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奉獻精神,這些都能對世界的和諧穩定形成非常重要的影響。

漢傳佛教中具有典型中土色彩的是禪宗。禪宗又名佛心宗,該宗所依經典先是《楞伽經》,後為《金剛經》,《六祖壇經》是其代表作。有一說法為,禪宗因第六代祖師以前每代只單傳一人,類似上古堯舜禹之禪讓,故名禪宗。

禪宗主張「教外別傳,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見性成佛」。傳說創始人為初祖菩提達摩,下傳二祖慧可、三祖僧璨、四祖道信,至五祖弘忍下分為南宗惠能,北宗神秀,時稱「南能北秀」。惠能被稱為六祖。惠能門下的著名弟子有南嶽懷讓、青原行思、荷澤神會、南陽慧忠、永嘉玄覺等。南嶽下數傳形成溈仰、臨濟兩宗。青原下數傳分為曹洞、雲門、法眼三宗。世稱「五家」。臨濟宗在宋代衍生出黃龍、楊岐兩派。合稱「五家七宗」。

禪宗不立文字、直指人心的風格,在唐宋時期曾一度風靡天下,幾乎成為漢傳佛教的主流和代表。後來,隨著宋明理學與禪宗的相互論爭,以及禪宗自身發展過程中產生的一些流弊等原因,使得禪宗逐漸走向衰微。

本書所講述的憨山大師,則是令漢傳佛教各派學說再度振興的禪宗祖師!當今末法時代,能夠接觸到佛法,甚難稀有;能夠拜讀大善知識開示,亦是甚難稀有。明末四大高僧之一的憨山大師,就是傳播佛法的大善知識。

明代中葉,自宣宗至穆宗一百多年間,漢傳佛教各宗都現衰微之勢。但到神宗萬曆時期,名匠輩出,形成佛教的復興氣象。這個時期最重要的人物,是雲棲祩宏(一五三五至一六一五)、紫柏真可(一五四三至一六〇三)、憨山德清(一五四六至一六二三)、藕益智旭(一五九九至一六五五),世稱「明末四大高僧」。其中,憨山大師重振六祖曹溪祖庭,復興禪宗,被稱為曹溪中興之祖。

憨山大師的一生充滿傳奇。母親夢見觀音送子而孕,大師幼時即萌發出家的願望。出家後四處雲遊參訪諸善知識,大徹大悟。後因東海牢山的因緣,遠赴六祖曹溪祖庭,中興禪宗,廣傳佛法。之後遊歷四方,行菩薩道,普度有緣。常居廬山,講經說法。晚年再回曹溪,預知時至,含笑而逝,留下不壞金身供後人瞻仰。

大師一生著述甚多,對儒釋道三家經典都有極為精闢的言論,時至如今,仍然能夠對我們產生極為深刻的影響。

《佛說四十二章經》云:

人離惡道,得為人難。六根既具,生中國難。

既生中國,值佛世難。既值佛世,遇道者難。

既得遇道,興信心難。既興信心,發菩提心難。

既發菩提心,無修無證難。

所謂人身難得,中國難生,佛法難聞;得人身,處中國,遇佛法就是當下最大的福報。所謂「人生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與佛法修行相比,世間一切享樂都不值得追求,因此憨山大師從小就嚮往佛法,拒絕定親婚約,放棄科舉之路,後矢志不渝地精進修行,終於大徹大悟,成為一代高僧,普度有緣眾生。

在數十年的傳法過程中,大師參禪悟道,中興禪宗,提倡禪淨雙修,主張禪教合一、性相一源,並以著述、開示、詩歌偈頌等方式留下了甚多精妙法語,對佛內外產生了巨大影響。

《佛說無量壽經》云:

如來興世,難值難見。諸佛經道,難得難聞。

菩薩勝法,諸波羅蜜,得聞亦難。

遇善知識,聞法能行,此亦為難。

對於當今世界上唯一理性的宗教而言,我們在當下能夠接觸到漢傳佛教的教義教理,實在是極大的福報。正如《佛說無量壽經》所說,我們很難遇到諸佛出世度眾之時,很難聽聞佛教經典,很難遇到善知識傳授善法。而憨山德清大師就是傳播佛教正法的人天導師,只要我們誠心拜讀大師遺留的諸多著述,大師的一言一行就一定能對我們產生深刻影響,使我們獲得不可思議的收益。

仰慕憨山大師的巍巍言行,我輩學人當認真學習,仿效實踐,以慈悲心懷待人接物,以生死之心矢志修行,爭取早日成就。

本書分為兩大部分。第一部分講述憨山大師的生平經歷,第二部分闡釋憨山大師的主要思想以及對後世的影響。本書所述之憨山大師生平,乃是根據《憨山老人自敘年譜實錄》、《憨山大師年譜疏》、《憨山老人夢遊集》、《東遊集》編寫。《憨山老人自敘年譜實錄》為憨山大師自己所寫,逝世之後事蹟由弟子福善續寫;《憨山大師年譜疏》乃是福善記錄、福徵述疏;《憨山老人夢遊集》由福善、通炯、劉起相整理;《東遊集》則為玄津、譚孟恂整理。

希望通過本書,能夠讓讀者瞭解憨山大師的崇高品德和深邃學識,激勵我們如琢如磨、篤志篤行,為莊嚴國土、利樂有情竭誠奉獻!

限於學識,編撰者對於本書的編寫雖然已經竭盡心力,然而文字表達畢竟有限,難以展露憨山大師高風亮節之萬一。

願在此做拋磚引玉之舉,只為希冀讀者能有所裨益,進而引導讀者能親近憨山大師,親近佛法。若能實現這些,則編撰此書尚有些許功德,聊以自慰了。

Copyright ©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註記:以上任何文字影音著作皆屬慈濟版權所有。
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重製、轉貼、節錄及不得以任何方法曲解畫面原意,未經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利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