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蒞臨:慈濟人文喜閱書苑!

道元禪師──日本曹洞宗初祖

庫存: 現貨

原價: NT$380

特價: NT$300

作者:胡建明編撰
ISBN:978-986-99938-1-4
出版日期:2021.02初版
400頁/15×21公分/軟精裝/雙色

道元禪師──日本曹洞宗初祖

雙擊圖片以瀏覽完整大小

縮小
放大

詳細資料

為了探求「本來面目」,道元禪師負笈大宋習禪,
歸國後創建日本曹洞宗第一道場永平寺。
禪師一生謹遵師誡,持律嚴謹,謝絕榮華,
行止傳承洞山古佛家風,開展一代禪宗新貌,
為曹洞宗脈留下綿延亙流的珍貴遺產。
其所著《正法眼藏》,展現禪思之深度和原創性,
成為日本曹洞宗最重要的根本典籍,
亦是影響日本佛教與哲學甚為深遠之偉大著作。

 

目錄

〔「高僧傳」系列編輯序〕令眾生生歡喜者,則令一切如來歡喜

〔編撰者序〕為日本迎來「純粹禪」的道元

 

示現

第一章 京城降誕.叡山出家

於延曆寺戒壇院,以公圓僧正為和上,受菩薩戒,作比丘。自爾習天台之風兼南天祕教,大小之義理,顯密之奧旨,無不習學。

紳纓之胤

夙感無常

出家叡峰

 

第二章 建仁問禪.梯航入宋

予自發心求法以來,於我朝諸方,尋訪知識。因見建仁全公,相隨霜華忽歷九載,聊聞臨濟家風。

參訪公胤

問道榮西

師從明全

隨師入宋

 

第三章 掛錫天童.得法歸日

受持此袈裟,則常恆頂戴護持。豈只是一佛二佛所修之功德哉?應已是恆河等之諸佛所修習之諸功德也。

舟中邂逅

天童修行

遍參尊宿

身心脫落

得法長翁

 

第四章 山城禪修.入越開山

謂坐禪則大安樂法門也。若得此意,自然四大輕安,精神爽利,正念分明,法味資神,寂然清樂,日用天真也。已能發明,可謂如龍得水,似虎靠山。

寓居東山

深草潛修

移錫越前

創建永平

嚴守清規

鎌倉行化

 

第五章 當歸永平.京都入滅

從今盡未來際,永平老漢恆常住人間,晝夜不離當山之境,雖蒙國王宣命亦誓不出當山。其意如何?唯欲晝夜無間精進經行,積功累德故也。以此功德先度一切眾生,令見佛聞法,落在佛祖窟裡。

不離叢林

最後垂示

臨終遺誡

上京治療

圓寂入塔

 

影響

壹.道元的思想——正法眼藏

謂即心是佛者,乃發心、修行、菩提、涅槃之為諸佛也;未發心、修行、菩提、涅槃者,不是即心是佛。

深草閑居十年餘

 一、《正法眼藏.摩訶波羅蜜》

 二、《正法眼藏.現成公案》

 三、〈典座教訓〉

 四、《正法眼藏.一顆明珠》

 五、《正法眼藏.重雲堂式》

 六、《正法眼藏.即心是佛》

 七、《正法眼藏.洗面》與《正法眼藏.洗淨》

 八、《正法眼藏.禮拜得髓》

 九、《正法眼藏.諸惡莫作》

 十、《正法眼藏.溪聲山色》

 十一、《正法眼藏.傳衣》

 十二、《正法眼藏.袈裟功德》

 十三、《正法眼藏.有時》

 十四、《正法眼藏.山水經》

 十五、《正法眼藏.佛祖》

 十六、《正法眼藏.嗣書》

 十七、《正法眼藏.心不可得》

 十八、《正法眼藏.法華轉法華》

 十九、《正法眼藏.古鏡》

 二十、《正法眼藏.看經》

 二十一、《正法眼藏.佛性》

 二十二、《正法眼藏.行佛威儀》

 二十三、《正法眼藏.佛教》

 二十四、《正法眼藏.神通》

 二十五、《正法眼藏.大悟》

 二十六、《正法眼藏.坐禪箴》

 二十七、《正法眼藏.恁麼》

 二十八、《正法眼藏.佛向上事》

 二十九、《正法眼藏.授記》

 三十、《正法眼藏.行持》

 三十一、《正法眼藏.海印三昧》

 三十二、《正法眼藏.觀音》

 三十三、《正法眼藏.阿羅漢》

 三十四、《正法眼藏.柏樹子》

 三十五、《正法眼藏.光明》

 三十六、《正法眼藏.身心學道》

 三十七、《正法眼藏.夢中說夢》

 三十八、《正法眼藏.道得》

 三十九、《正法眼藏.畫餅》

 四十、《正法眼藏.全機》

 四十一、《正法眼藏.都機》

 四十二、《正法眼藏.空華》

 四十三、《正法眼藏.古佛心》

 四十四、《正法眼藏.菩提薩埵四攝法》

四十五、《正法眼藏.葛藤》

移錫吉峰寺後

 一、《正法眼藏.說心說性》

 二、《正法眼藏.佛道》

 三、《正法眼藏.密語》

 四、《正法眼藏.諸法實相》

 五、《正法眼藏.佛經》

 六、《正法眼藏.無情說法》

 七、《正法眼藏.面授》

 八、《正法眼藏.法性》

 九、《正法眼藏.陀羅尼》

 十、《正法眼藏.梅華》

 十一、《正法眼藏.十方》

 十二、《正法眼藏.見佛》

 十三、《正法眼藏.遍參》

 十四、《正法眼藏.眼睛》

 十五、《正法眼藏.家常》

 十六、《正法眼藏.龍吟》

 十七、《正法眼藏.春秋》

 十八、《正法眼藏.祖師西來意》

 十九、《正法眼藏.優曇華》

 二十、《正法眼藏.發無上心》

 二十一、《正法眼藏.發菩提心》

 二十二、《正法眼藏.如來全身》

 二十三、《正法眼藏.三十七品菩提分法》

 二十四、《正法眼藏.三昧王三昧》

 二十五、《正法眼藏.轉法輪》

 二十六、《正法眼藏.自證三昧》

 二十七、《正法眼藏.大修行》

大佛寺

 一、《正法眼藏.虛空》

 二、《正法眼藏.?盂》

 三、《正法眼藏.安居》

 四、《正法眼藏.他心通》

 五、《正法眼藏.王索仙陀婆》

永平寺

 一、《正法眼藏.三時業》

 二、《正法眼藏.四馬》

 三、《正法眼藏.出家功德》

 四、《正法眼藏.供養諸佛》

 五、《正法眼藏.歸依三寶》

 六、《正法眼藏.深信因果》

 七、《正法眼藏.四禪比丘》

 八、《正法眼藏.唯佛與佛》

 九、《正法眼藏.生死》

 十、《正法眼藏.道心》

 十一、《正法眼藏.受戒》

 十二、《正法眼藏.一百八法明門》

 

貳.道元圓寂後的曹洞宗的發展

他將大佛寺改為「永平寺」,也就是宣布:世間的正法在吉祥山裡,就猶如東震由漢明帝永平年間傳來佛法一般。

日本曹洞宗初祖的確立

道元禪風的繼承

日本曹洞宗的傳播與發展

 一、兩大本山與地方專門僧堂

 二、宗門的教育機構

 三、宗門的行政機構

 四、海外開教與文化傳播

 

附錄

道元禪師年譜

道元禪師法系圖

參考資料

 

 

【編撰者序】

為日本迎來「純粹禪」的道元

本書的主人翁是日本的宗教家、思想家、日本曹洞宗創立者道元(一二〇〇至五三)禪師(以下敬稱省略)。現代日本曹洞宗信仰是「一佛二祖」:一佛就是本師釋迦牟尼佛,本師右側是高祖承陽大師永平道元,左側是太祖常濟大師瑩山紹瑾(一二六八至一三二五)。因此,日本曹洞宗將道元開闢的吉祥山永平寺(福井縣吉田郡志比莊)與紹瑾開闢的諸嶽山總持寺(神奈川縣橫濱市鶴見區)尊稱為兩大本山。

日本曹洞宗,乃是道元禪師入宋求法,在天童長翁如淨(一一六二至一二二七)座下得法後傳到日本的一支禪宗。在道元之前,中國禪法以及禪宗已有多次傳到日本;但是,由於日本社會狀況乃至宗教發展的內在因素,純粹的禪法未能得以弘揚。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道元的禪法是沒有密教等間雜內容、被譽為「純禪」的法門。

當然,曹洞宗在道元傳到日本之後,中國的禪宗大德又有三傳,亦即宋末元初之際的東明慧日(一二七三至一三四〇)、東陵永璵(一二八五至一三六五)以及明末心越興儔(一六三九至九六)三位禪師東渡,將曹洞宗傳到日本;可惜的是,傳了數代以後,法脈就斷絕了。現在所傳的曹洞宗都是道元的法系。

另外,宋末元初之際,臨濟宗楊岐派的禪法也有一個東傳的高峰時期;到了明末,又有黃檗隱元(一五九二至一六七三)東渡傳禪,這支臨濟禪後來在日本獨立成為黃檗宗。在道元之前,傳到日本的還有一支臨濟宗黃龍派,就是道元的師翁明庵榮西(一一四一至一二一五)所傳。還有一支臨濟宗大慧派的禪法傳到日本,那就是稍早於榮西、被稱為「達磨宗」的大日能忍(?至一一九六);不過,能忍本人並沒有入宋,而是派遣了兩位門人入宋至明州,向大慧宗杲的弟子阿育王寺拙庵德光(一一二一至一二〇三)求來的禪法。榮西的黃龍派禪與能忍的達磨宗禪和道元的關係十分密切,將於本文中詳述。

以下,就先讓我們大致了解道元出生前後的日本社會背景以及日本佛教的狀況吧!

 

道元出生前後的日本社會背景

眾所周知,道元出生的時代是處於日本中世紀的鎌倉時代(一一八五至一三三三);在這個時代中,日本佛教界出現了三位偉大的宗教家:第一位當然非道元莫屬;其他兩位分別是淨土真宗開祖親鸞(一一七三至一二六三)以及日蓮宗開祖日蓮(一二二二至八二)。道元主張「只管坐禪」(或「只管打坐」),親鸞力倡「專修念佛」,日蓮依奉「專唱題目」,他們將佛教在印度、中國、日本的一貫傳統的基礎上,加以簡略化與純粹化,以便讓世間所有的人群都能比較容易地信仰和接受佛法。這三位開宗祖師的出現,可以說是鎌倉新佛教的重要標誌。

而道元這位天才型的宗教家,將中國唐代以來的禪宗思想與教法加以更精煉與再普及;於此可以說,道元以及道元的禪思想在整個世界的禪宗史上,佔有特殊的地位。

不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偉人的出現,無不與他們所處的時代背景與環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道元自然也不例外。

那麼,且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道元出生的西元一二〇〇年前後,日本的政治、社會等實際狀況吧!

首先來看看當時的政治。在此前一年,即日本建久十年,鎌倉幕府的建立者初代將軍源賴朝(一一四七至九九)死去,北條時政(一一三八至一二一五)取代了源氏的統治,成為實際的執政者;雖經歷了種種的混亂和苦難,仍逐漸穩固了鎌倉幕府的政治基礎。

在平安時代,以藤原道長與賴通為代表的藤原家族之「攝關」(「攝政」與「關白」,相當於宰相)政治,以極為橫暴的手段進行統治。為了改變時弊,白河法皇利用負責王城守衛之北面的武士集團,並聯合南都北嶺的僧兵,欲從藤原氏手中奪回政權。

此間,新興的武士集團源氏與平氏相繼得勢,而由此在皇族、公卿、武士、僧眾之間引起並展開了種種爭鬥。由保元、平治之亂引發的「源平之爭」,最後以平清盛(一一一八至八一)取得勝利而掌握了實權。但是,盛極一時的平家政權,終於被源義仲(一一五四至八四)與源賴朝的舉兵而打敗。在一一八四年,源賴朝建立了鎌倉幕府,結束了之前近百年的院政時期、以及院政時期之前百餘年的攝關時期之統治。接下來,概述一下道元出生前後的日本佛教的狀況。

 

道元出生之前的日本佛教與禪宗相傳的概況

從日本的攝關時期以來,藤原氏以強勢的政治力量支配了「南都北嶺」的佛教。所謂「南都佛教」,就是奈良時代以平城京為中心的六個佛教宗派,即三論宗、成實宗、法相宗、俱舍宗、華嚴宗、律宗,一般將之通稱為「南都六宗」,而「北嶺」是指比叡山的天台宗。

眾所周知,到了平安時代,在原來傳統的南都六宗之外,在京都的北面(今滋賀縣),入唐得法的傳教大師最澄(七六六至八二二)創建的天台法華宗;而同時期入唐得法的弘法大師空海(七七四至八三五),在高野山(今和歌山縣)創建了真言宗(東密)。後世將此二宗通稱為「平安二宗」,加之南都六宗則合稱為「八宗」。

在藤原氏的攝關時期,藤原家族基本上控制了南都最有勢力的法相宗以及北嶺的比叡山、乃至三井的園城寺與京都內外的門跡寺院(皇族、貴族擔任住持的特定寺院),其中的座主、門跡、僧正等高層僧侶,基本上由皇族以及藤原氏一門所佔據。這些最重要的佛教道場喪失了求道的意義,而成為爭奪地位、名譽、財產等世俗權利和欲望的所在;因此,佛教內部與世俗社會一樣,一直沒有停止勢力的相爭。

雖然,這個時期從表面上呈現出一時的榮華與興盛,卻免不了沒落與衰敗;由於相繼不斷的天災、人禍、疫病、饑饉等原因,充滿了社會動盪和人心恐慌。到了藤原賴通攝政的一〇五二年前後,末法時期到來的思潮在日本社會得以出現。之後,由於社會不安的加劇,人民的生命與財產得不到保障,人們對現世的和平與幸福完全失望,對來世往生極樂國土的憧憬和欣求,成為人生唯一的慰藉;於是,念佛思想漸次深入社會各個階層。

淨土思想很早就為日本社會所知曉;不過,將之積極傳播和普及於民眾的,是日本淨土宗的開祖法然(一一二三至一二一二)以及甚多門下弟子。法然於一一九八年撰述了《選擇本願念佛集》一書,積極宣揚彌陀淨土思想,得到廣大民眾的響應;但是,馬上受到舊佛教的壓迫,於一二〇七年(建永二年、承元元年)發布了禁止「專修念佛」的通令,並將法然以及親鸞等門人數人流配遠地。這就是日本佛教史上所說的「承元法難」。

同時,在舊佛教內部,也出現了要求改革時弊、憂慮佛教墮落的高僧們,如法相宗的笠置上人貞慶(一一五五至一二一三)、京都?尾華嚴宗高山寺的明惠上人(一一七三至一二三二)、以及主張興禪護國的榮西(一一四一至一二一五)等人。

接著,概述一下道元出生前後禪宗在日本相傳的情況。禪宗在七世紀初,由入唐的留學僧所傳;但是,由於當時日本社會以及宗教勢力的阻力等種種原因,唐代的禪宗無緣在日本流傳。日本禪宗的確立與發展,一直要等到十三世紀的道元,以及東渡高僧蘭溪道隆(一二一三至七八)以及無學祖元(一二二六至八六)等人出現的時代了。

早在奈良時代,元興寺的入唐僧道昭(或稱道照,六二九〔?〕至七〇〇),在玄奘(六〇二至六六四)三藏門下研學法相時,就曾經在相州隆化寺的慧滿禪師下問禪;此外,在日本天平八年(七三六)東渡來的律宗高僧道璿(七〇二〔?〕至七六〇)是承繼北宗禪的僧人。據虎關師鍊(一二七八至一三四六)所著的《元亨釋書》所記,道璿的法系為「達磨—慧可—僧璨—道信—弘忍—神秀—普寂—道璿」,是北宗的第八代。道璿又將此北宗禪傳給大安寺行表(七二二至七九七),行表再傳最澄。相傳平安時代的石屋能光(生卒年不詳)入唐隨曹洞宗高祖洞山良价(八〇七至八六九)學禪得法,並終壽於唐土。平安時代後期、鎌倉時代初期的天台宗僧覺阿(一一四三至?)曾在一一七一年到杭州靈隱寺,得法於佛海禪師瞎堂慧遠(一一〇三至七六)。

而上面言及的大日能忍在一一八九年得到大慧派德光的印可法卷。榮西在一一八七年第二次入宋(第一次為一一六八年)時,在天台山萬年寺師從虛庵懷敞(一一二五至九五),並在一一九一年在天童寺得虛庵的印可,嗣承黃龍宗法脈。

道元是隨建仁寺的明全(榮西的高徒)入宋求法,也承續榮西所傳的黃龍宗法脈。道元以後,宋代的禪宗在日本得以蓬勃發展,如圓爾辯圓(一二〇二至八〇)、南浦紹明(一二三五至一三〇八)等入宋、入元的求法僧,還有上面言及的蘭溪道隆和無學祖元等甚多的宋元東渡高僧,產生了重要的作用。

道元之前,乃至之後,有很多日本傳禪者,大多是兼修禪,如榮西、圓爾等,在弘傳禪法的同時,又兼弘密、台諸宗;只有道元真正擺脫了顯密兼修的束縛,為日本迎來了「純粹禪」的時代。

關於道元及其道元禪的研究,在近代以來的日本學術界內蔚然成風,著作以及研究論文難以計數。最近幾十年來,在東亞、美國、乃至歐洲的學術界以及宗教研究領域,也對道元以及道元禪抱有極大興趣,研究成果也頗為可觀。因此,道元以及道元禪的研究,可說已經成為世界性的宗教話題與研究對象。

筆者不敢自稱為研究道元禪的專家,然本人忝為曹洞宗一介衲子,曾有法緣於天童寺,又是駒澤大學禪學科出身;畢業之後,曾在大本山永平寺安居修行,後又不遠萬里往美國洛杉磯佛真寺曹洞宗禪中心等地與美國禪友一起安居參禪。所以,當筆者承蒙臺灣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出版部主編賴志銘博士邀稿時,雖感僭越不肖,仍謹奉執筆之命,聊作報謝佛恩祖德之赤心一片而已。

三十餘年來,筆者雖也寫了不少與道元禪有關的拙論,卻依舊算是門外漢。道元的《正法眼藏》一書,則置於座右、枕邊,讀了又讀,參來參去,猶不得要領,難以盡得其中法味,當是吾一生難決的「現成公案」了。

為了撰寫此書,筆者歷時兩年,翻閱了甚多研究著作以及論文;但是,由於本書的篇幅有限等諸多原因,書中不能一一羅列所有這方面研究的學者芳名及其詳論諸家之學術見地,若有不足之處,謹望諸方給予寬容與鑒諒。

Copyright ©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註記:以上任何文字影音著作皆屬慈濟版權所有。
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重製、轉貼、節錄及不得以任何方法曲解畫面原意,未經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利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