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蒞臨:慈濟人文喜閱書苑!

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愛心課輔班

庫存: 現貨

原價: NT$320

特價: NT$250

陳美羿、高玉美等著
ISBN:978-986-06556-3-6
出版日期:2021.05初版
352頁/15×21公分/平裝/單色

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愛心課輔班

雙擊圖片以瀏覽完整大小

縮小
放大

詳細資料

為了幫失去父母的男孩輔導功課,
意外招來了四位大學生老師,
弱勢家庭的孩子也一個個被帶來,
一對一免費教學於焉展開……
吸引了更多老師無償投入。
成立十二年的課輔班因疫情停課後,
意外化整為零,
發展出更多的「到宅課輔」……


每個孩子背後都有一個故事,
每個老師心中都有一段起伏。
愛與被愛,沒有絕對;
被愛與愛,都很幸福。

 

【本書作者簡介】
由小學退休老師陳美羿號召一群熱愛寫作的志工組成採訪團隊,年紀最大八十四歲,最小還在念大學;大部分居住北部,也有來自桃園、高雄、宜蘭、花蓮,只因珍惜參與北區採訪寫作的機會;有人採訪後受到感動,也加入課輔志工行列。

 

 

 目錄

【推薦序】「柑」之如飴/林弘展

【推薦序】心靈富足,看見希望/蔡青兒

【作者序】我有話要說/陳美羿

【楔子】用愛陪伴你長大/陳美羿

 

輯一/小小蝴蝶輕輕飛

太陽依舊會升起/郭寶瑛

菲裔女孩有六個老師/林淑真

只要肯努力打拚/潘瑜華

生錯地方遇對人/徐美華

阿公阿嬤的甜蜜負擔/林秀蘭

印尼媽媽的請託/郭雪卿

「千金」遇貴人/李錦秀

男孩們的緬甸媽媽/王春珠

那一段難忘的時光/高玉美

小小蝴蝶真美麗/林綉娟

 

輯二/春風縈繞百花香

【發揮所長】

久別重逢的因緣——廖淑里/林佩臻

總會招架得住——張志強/陳美羿、顧敏慧

不會就教到會——丁秀蘭/詹明珠

換場再繼續——簡言宇、鄭慧敏/高玉美

投其所好——郭秀芸/廖月鳳

非「你」莫屬——蔡淑華/詹明珠

陪著慢慢學——林嘉涵/張文黛

因為懂得愛——陳芬蘭、蔡淑慧/徐美華

就怕錯失了機會——陳秀玲/林淑真

種下一顆善種子——陳淑玲/郭碧娥

 

【各行各業】

小小的單純願望——白濰溱/曾秀旭

被CALL住了——陳婉婷/林佩臻

有求必應——李政緯/楊明薰

暖心的警察哥哥——陳晉煒/王鳳娥

只是「順路經過」——楊逸斌/明含、陳晉煒

點亮小小燭光——黃至毅/杜紅棗

緣起不滅——葉曉玫/葉冠孜

重當「保母」——林美雅/郭寶瑛

記憶中的溫暖——王正熙/李錦秀

讓孩子與世界連線——簡羚茜/曾秀旭

不願遲到的「約會」——布蘭德/陳美羿、葉子豪

能給予的最大禮物——羅莎/蘇芳霈

 

【後記】孩子應該被善待/陳美羿

註:本書文章中所提課輔孩童姓名均為化名。

 

 

【推薦序】

「柑」之如飴

◎林弘展

還記得二〇一九年十一月,收到一篇新聞稿,光是標題,我前後修改了三次,因為文稿內容,每讀一次,就有不同的感覺。

當時,為了要下一個好標題,我將新聞稿的精華截取出來:

慈濟在三重區的新芽課輔班,緣起資深志工江柑的一念悲心,為一個失去雙親又有些封閉的孩子,尋找家教老師,要用教育幫助他有好的未來,至今走過近十二個年頭。

幫弱勢的孩子找老師教導課業,也要為前來擔任課輔志工的老師安排小朋友;一教、一受恰恰契合,江柑往往需要「喬」得剛好,她更關心孩子的學習情況,適時家訪,深入了解每一個小朋友的需求。由於一對一教學所需師資量大,尋覓良師為孩子教學解惑,一直是江柑多年來努力不懈的任務,也是課輔班志工的全民運動。

善與愛似乎能產生一股渲染力,源源不絕,三重新芽課輔班逐漸傳開,有年輕人聽了分享很感動,主動從外縣市帶著教育的熱忱前來。本職是警察的陳晉煒就是其中之一,在他號召之下,影響了數十位朋友、同事前來參與課輔志工。

江柑指出,每一個因緣到哪裏,該做什麼事就去做什麼事,隨順因緣。但仍會碰到老師不足的狀況,江柑向菩薩祈求:「再怎麼累都沒關係,只要孩子有人教就好」。

在對江柑其人、其事及其照顧弱勢孩童的有限文稿資料中,最後定案的標題是:關懷弱勢孩童「柑」之如飴十二載。

有因緣為《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愛心課輔班》這本書寫序,讓我從原本只看過新聞稿,至透過書中章節,逐漸引領著我對她關懷弱勢孩童的信、願、行,有更深的了解。

課輔班成立的因緣,是江柑對一位弱勢孩子一念不捨,進而串聯出善與愛的漣漪效應,為了讓弱勢孩子有著完善的課後輔導機制,也藉此因緣接引社區關懷弱勢的善效應。

在她的努力下,課輔班的孩子從一位到整班,課輔志工群也遍布退休公務員、老師、專業人士、大學生等各年齡層。而三重區的香積志工提供老師晚餐、大愛媽媽為孩子上人文課,也都成為很重要的助緣。

這本書收錄的每一篇文章,不只可以看到每一位作者寫作功力深厚的筆觸,更重要的是,每一篇文稿的呈現,就如同拼湊出對一位無私奉獻者的感動拼圖。

(本文作者為TCnews慈善新聞網總編輯)

 

【推薦序】

心靈富足,看見希望

◎蔡青兒

《咱ㄟ囝仔咱來教 咱來惜——1對1.愛心課輔班》這本書,述說著陪伴與愛的故事,沒有血緣關係的一群人,默默地以父母心,在社會角落給予孩子們不間斷的關懷。

其中有缺乏父母照顧的孩子,也有來自外籍配偶的新臺灣之子,需要更多的力量,使他們適應這個社會;而不喜歡讀書的孩子,再難,也會想盡辦法讓他來上課。江柑,就是這個課輔班的園長,她像「阿母」與「阿嬤」,總是給孩子信心,也讓一起陪伴的志工充滿希望。

在臺灣社會,普遍的家庭都是幸福的,可能很難想像,社會裏面還有許多需要被愛的人。當他們的人生遇到挫折,甚至突然覺得天塌下來了,那個時刻找不到依靠,心裏面是如此著急,但還好這個社會還有一群人自願奉獻,為他們解決問題,陪著他們跨過一關又一關的考驗,更鼓舞他們跨過陰影,走向光明亮麗的未來。

二〇二一年是慈濟創立五十五周年,超過半個世紀,證嚴上人引領全球慈濟人,走入社會各個角落,用愛撫慰每個需要的人;就如同慈濟的開始,上人親自帶著志工們走訪長街陋巷,走入平常人無法走進的地方,關懷到真正需要的人,這一直是慈濟人秉持的初衷。慈悲濟世,大愛無邊,上人教導我們用大愛和感恩的心,為這個社會付出。

三年前開始,靜思書軒團隊去到臺灣各個鄉鎮的校園,設置「靜思閱讀書軒」,至今年四月底,已達一百五十五所校園。我們將五百種推薦好書,加上福慧桌椅等送到校園,希望提供一個寧靜的閱讀、交流空間,讓人靜靜思考生命的方向。而在許多校園的靜思閱讀書軒,除了給孩子閱讀書本,也同時成為課輔的空間。

記得在臺東,三民國小鍾敏華校長曾經與我們分享,在這裏求學的孩子許多來自隔代教養,因此下課後,校長鼓勵孩子們可以留在這個空間,晚自習也好,閱讀也好,或者進行各種課後輔導。他說有一次,一位棒球隊的成員突然情緒失控,一直罵人,也不吃飯,任何人勸導都沒有辦法。後來老師請他到靜思閱讀書軒,他只好在架上拿了一本書來讀。

後來他一邊讀,情緒慢慢緩和下來,開始安靜看書。過一會兒,他跑去向老師說對不起,還說他不會再亂生氣,因為他在書上看到生氣是一種無能的表現,就像《靜思語》裏面的一句話「生氣,是短暫的發瘋」。

孩子也好,大人也好,都需要陪伴。無論是透過一個問候、關心,或一本書籍、一句話,人與人之間需要多一點關懷,愛可以讓一個人的生命發光發亮,也可以在黑暗中找到閃閃發亮的星星。

希望我們的社會可以有多一點星星,如同證嚴上人說過的:「天上最美是星星,人間最美是溫情。」社會多一點關懷,就會少一點仇恨;多一點祝福,就會少紛爭;多一點溫暖,就會少遺憾。

很歡喜,看到一本好書的誕生,裏面都是真實人生的故事,走入不同的生命,更是長期的陪伴,每一篇文章讀後都讓人心靈富足,看到愛與希望。而除了感恩每一天的平安,更提醒自己要積極為社會人群付出。知福,惜福,再造福。

(本文作者為靜思書軒營運長)

 

【作者序】

我有話想說

◎陳美羿

大概八年前吧,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期刊部委託我帶實習生去採訪,幾次到三重新芽課輔班,我都深深被震撼、被感動,心裏默默地想為他們企畫一本書。

因緣直到二〇二〇年底才成熟。為了讓更多人參與,我在文字志工群組發出訊息,徵求採訪撰稿者,沒想到回響熱烈,總共有二十多人「舉手」。

課輔班因為疫情關係暫停,從二〇〇八年開始,到二〇二〇年截止,總共經營了十二年。學生是慈濟照顧戶家庭的孩子,來課輔完全免費;老師來自社會各界,來教學也完全無償。

提供自家場地的志工江柑,是課輔班的大家長,觀前顧後,十二年來,她沒有外出旅遊,也沒有時間參加慈濟的其他活動,一心一意,就為了課輔班順利運作。

較之一般的安親班、補習班,課輔班採一對一的教學,而且更殊勝的是,它對弱勢家庭的孩子,多了真心的關懷、陪伴和疼惜。

十二年了,很多在惡劣環境中長大的孩子,沒有走上歧途,反而力爭上游,令人激賞讚歎。就像出於汙泥的清蓮,荊棘中的玫瑰一樣。

採訪的過程中,江柑和我幾乎全程陪伴。原本不熟悉的三重,那段時間我幾乎天天報到。去過每個孩子的家,訪談過每一位發心的老師,每每都讓我動容無比。

課輔班和江柑的付出無法被量化,但是我們知道,拯救一個孩子就是拯救一個家庭,也應該會減少很多很多社會問題。因為生命中曾被愛過,長大後也才知道怎麼去愛人。

我希望課輔班的故事能夠讓大家都知道,要做善事,不必遠求。

就在身邊,如果發現需要幫助的人,不要冷漠,不要視若無睹,特別是孩子,他們是這麼弱小,多一點關注和善待,不是很難吧?

江柑沒有強求什麼,因緣來了,她沒有拒絕而已。希望這個世界上,有更多這樣的人。

最後我要感謝所有的作者,您們真是太讚了!另外要感謝陳婉婷姊姊,她也一直陪伴,並提供資料給我們。

感恩說不盡!感恩再感恩!

 

【楔子】

用愛陪伴你長大

◎陳美羿

「我生在錯的地方,遇到對的貴人!」二十二歲的紀麗說。

「三重新芽課輔班,是一座無盡的寶庫。」智萍姊妹的媽媽說。

「對的貴人」就是慈濟志工江柑;「一座寶庫」就是江柑提供的自家會議室「變身」的「三重新芽課輔班」教室。

「課輔班一路向前走,現在回頭一看,怎麼一晃就是十二年了?好快啊!」江柑說:「十二年來,課輔的老師來來去去,前後有四百多位,總共陪伴了一百三十多個孩子。」

老師之所以「來來去去」,是因為有的人出國,有的人調職、換工作,或結婚、生子,所以流動率比較高。

有的孩子從幼稚園就跟著哥哥、姊姊來課輔班,現在都已經上大學了;而第一位「促發」成立課輔班的孩子濟正,更是成家立業,成為兩個孩子的爸爸了。

不捨

一九九三年,江柑受證為慈濟委員,跟著資深志工王靜慧做訪視,拜訪並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二○○六年,她參加三重園區成立的第七屆青少年成長班(慈少班),擔任隊輔媽媽。班上有一個女孩叫做倩倩,倩倩的父親在前一年去世,母親住在安養院。「那年十月,倩倩的母親也去世了,留下她和姊姊、弟弟,祖母由南部來照顧三個孤兒。我們去參加告別式,看到幼小的弟弟濟正,好心疼!」

「小弟弟非常封閉自己,只要有人去他家,他就躲進房間,埋在棉被裏。」訪視志工陳玉蘭對江柑說:「你有機會,要多招呼招呼他。」

江柑因此常去關心祖孫四人,發現濟正非常害羞,功課也不好,更加心疼。

十一月十二日,慈少班舉辦八里愛心教養院的參訪活動,江柑打電話去黃家,正好是濟正接的。「我們要去八里教養院,姊姊去,你也一起來好嗎?」

跟江柑日漸熟悉的濟正居然一口答應。一趟教養院之行,濟正和另一位也是江柑關懷的祖文,兩人合作為殘障的院童餵食,濟正從此打開心門,不排斥與人接觸。

濟正功課跟不上,他會更自卑,所以江柑就找一位大姊姊去教他。在這之前,王靜慧結合慈濟的「慈青(大專生)」和「慈青學長」,去為照顧戶的孩子做課業輔導,每個月一次。

江柑找了一位「慈少(高中生)」陳明瓊去濟正家為他課輔,有一張照片背面寫著「十一月二十七日」。

「那是第一次,我騎摩托車載陳明瓊去的。」江柑說:「後來換了一個大哥哥吳坤霖,地點換到三重園區,我必須接送濟正。」

送來送去,挺麻煩的,江柑覺得自己家裏二樓的會議室空間很大,何不就在家裏課輔,她也可以照顧到公司和家務。

課輔老師又換了郭子峰,因為高中在學學生課業繁忙,不穩定。若老師臨時不能來,江柑就「拜託」會計師兒子謝鎮懋,指導濟正的功課。

緣起

除了每週一次的課輔,江柑還拜託開辦國小補習班的廖淑里,讓濟正下課後去她的教室。等濟正上了國中,廖淑里還是讓他去自修、寫作業,但是沒有老師教他功課。江柑說:「我又向靜慧請求支援,希望有老師來教他國中的功課。」

王靜慧輾轉找到輔大的慈青蘇建凱,沒想到慈青朋友鍾孝維、林鼎軒,以及林呈隆都一起來了。

「四個老師教一個學生,資源過剩。」江柑說:「應該還有很多弱勢家庭的孩子需要輔導,空間這麼大,也不要浪費了。」

於是她發出訊息給慈濟志工,特別是訪視組,志工向家長說明後,照顧戶的孩子就一個個帶來,課輔班也在二○○八年二月成立了。「記得徐家的孩子,一下來了三個。」江柑笑著說:「不,是二加一。」

徐爸爸在職場中突然中風,媽媽必須照顧病人及工作養家,無暇顧及小孩。讀國小的哥哥、姊姊來了,還沒讀幼稚園的小妹妹羽真也吵著要來。江柑欣然地「收」了。她說:「我不會教,就陪她畫畫、說故事。」

有一次江柑去他們家,看見羽真騎在大哥肩膀上,跟姊姊玩「騎馬打仗」。羽真在課輔班一待就是十二年,如今哥哥、姊姊都已就業,當年在大哥肩膀上的羽真長成大姑娘,就讀建教合作的高職。

最多的時候,班上有四十個孩子,加上二十幾位老師,幾乎把教室擠爆了。每個孩子,江柑都會去家訪,認識他們的家長,了解他們的家庭。

「這些孩子,有的是隔代教養、外配媽媽、單親家庭,有的父母吸毒、酗酒、賭博、暴力、出入監獄……」江柑說:「孩子是無辜的,我們在能力範圍內,能夠拉他們一把,或許就能翻轉他們的人生。」

課輔班不是為成立而成立,而是因緣和合,自然形成的。沒想到這個偶然的因緣,一眨眼就是十二年。

(中略……)

盡力

每一個孩子背後都有一個故事。江柑說:「我能力有限,但是只要有緣,我會盡我的力量去關懷他們。」

談起當年才上小學的幼芊,江柑眼眶都紅了:「他的爸爸吸毒,媽媽臥病在床,有時連飯都沒得吃。」

江柑曾和課輔姊姊郭秀芸帶了便當去看她,房子破破爛爛,一小間一小間出租,是個龍蛇雜處的「黑區」。

她父親入獄後,母子三人更是陷於「絕糧」。後來江柑報請市公所社工人員,安排給他們送飯。午餐、晚餐各三個便當,晚餐還附贈次日的麵包當早餐。

「送飯的人不敢去她家,就送到我家。」江柑也不敢自己一個人去,一定找人陪伴壯膽。之後讓幼芊來取,大概持續送了兩個月。

後來媽媽被送到安養院,姊弟倆就被安排到寄養家庭。這一去,人海茫茫,不知在何處?

「真想再看看他們……」江柑落下眼淚,她的思念和不捨,像個慈祥又哀傷的阿嬤。

「幼芊那麼聰明,等她長大了,她一定會來找你的。」課輔哥哥陳晉煒安慰她說。

是的。江柑曾經關懷的兩兄弟,也是被送去育幼院,從此斷了音訊。多年後,已經上大學的哥哥回來找「師姑」,兩人流淚相擁。

江柑愛孩子,也把孩子愛到家裏來。

莊家三個孩子都在課輔班上課,媽媽離家出走,爸爸打工養家,生活十分困難。有一次,莊爸爸病倒了,必須開刀住院,大姊玉欣到醫院照顧爸爸,兩個小一的龍鳳胎怎麼辦呢?

「到我家來住吧!」江柑二話不說,把兩個小小孩帶回家。吃過飯、洗過澡,睡覺!

「姊姊不能睡床上,因為她會尿床。」弟弟智強揭穿了小姊姊的祕密。小姊姊玉音靦腆地說:「我在家都睡地板。」

江柑覺得好笑,在地板上鋪了個舒適的小床,讓玉音睡在那兒;小弟弟智強就被江柑「奶奶」摟在懷裏,甜甜入夢。

莊家姊弟就住在江柑家,一直到爸爸出院。

(中略……)

持續

二○二○年一月十五日,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將新冠肺炎列為法定傳染病,課輔班也因此停課,但是愛不止息,反而化整為零,發展出更多的「居家課輔」。

訪視志工劉玉珍不捨菲律賓來的娟娟,資質優秀,但功課卻跟不上。把她叫來家裏,自己為她補習。後來更徵求各科老師,每天晚上全方位地為她加油。

黃家四個孩子的新住民媽媽,向訪視志工呂敏惠求助,呂敏惠和兒子張志強義不容辭「到宅服務」,之後志工老師聞訊也紛紛加入……外籍老師布蘭德從林口來三重,在課輔教室單獨為高中的智萍加強英文;喜愛繪畫的婉婷大姊姊,陪伴喜愛繪畫的妹妹智茵,兩人一起彩繪生命……

三重新芽課輔班,不是補習班,也不是安親班。所有的學生都是免費的,所有的老師都是無償的。它不只是一對一的補救教學,更多的是陪伴與關懷。

「我們對孩子無所求,只期望他們健健康康,平安快樂。能夠體恤父母的辛苦,做個孝順、有禮的人。」江柑說:「長大後,不要走偏了,安分守己,做個對社會有貢獻的人。」

Copyright ©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註記:以上任何文字影音著作皆屬慈濟版權所有。
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重製、轉貼、節錄及不得以任何方法曲解畫面原意,未經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利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