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蒞臨:慈濟人文喜閱書苑!

地球村系列《菲常人生三部曲》

庫存: 現貨

原價: NT$350

特價: NT$315

作者: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ISBN:978-986-6644-72-6
出版日期:2012.10初版
472頁/15×21公分/平裝/彩色

地球村系列《菲常人生三部曲》

雙擊圖片以瀏覽完整大小

縮小
放大

詳細資料

在菲律賓九千多萬人口中,華人約有百萬人,多是中國福建閩南移民。遠在西班牙殖民前,這些循著「綠色陸橋(Green Bridge)」或「東洋針路」遠道而來菲律賓做生意的華裔商人,衣衫襤褸地肩挑、頭頂、手擔,沿街叫賣或開市營生,將沒穿鞋的腳底磨破了;迎來的卻是菲律賓原住民言語上的揶揄,或是政治政策上的排擠。但他們依然勤奮、勤儉、節約,造就菲律賓百年經濟發展史上,一個先鋒的角色地位。
曾是外來族群的華人們,在落地生根之後,並沒有忘記這塊滋養他們生命的土地,有一群人難行能行,串起了種種播撒大愛與關懷的行動。
而這些也絲絲縷縷地描繪出菲律賓華人的生活史。這樣的生活史,顯見在菲華商聯總會的「菲華三寶」上,顯見在菲律賓慈濟分會的醫療援助、急難救助,以及「以工代賑」、「謀生計畫」、「獎助學金」等長期扶困的事項上;顯見在慈濟宿霧聯絡處的「下鄉義診」與「機構關懷」上;顯見在曾經烽火,而今依然時傳爆炸、綁架案的三寶顏土地上。
誠如「菲華防火福利聯合會總會」發起人之一的莊振宗老先生所言,華人因為長年來的努力,從一個眾矢之的「小偷」,反轉成抓人的「警察」,其間的角色轉變,來自於華人的自力救濟以及「取之當地,用之當地」的慈善作為。
現今的菲律賓,敵對、怨恨和毀壞或許仍在,但這一群人一直都在努力著,始終相信「愛」能夠化解對立與衝突,伴隨在地人民走出爭戰歷史的陰霾,散播大愛芬芳。

目錄

【作者序】歷史長河,不應全由爭戰寫成

【首部曲】衝突 Conflicts
海上晨曦
Bagong Pag-Asa
一艘船到整個村莊
鮮花與炸彈
無法再動手術的醫師
煙硝未散巴西蘭
和平協議下的產物

【二部曲】契機 Turning Points
遠走他鄉的華人
自力救濟
另一道曙光
「笑笑彌勒」呂秀泉
麥哲倫之死
兩個月一次約會
接力守護小生命
轉角遇見愛
水腦兒的微笑
一隻義肢,一個奇蹟
拯救視力

【三部曲】願行 Epic Journey
瓦西橫掃 山海之慟
非比尋常「凱莎娜」
走訪「鞋都」馬利僅那
工作難求,治安藏危機
從「撿破爛」到「守護地球」
一技在身,改變一生
幫助學子夢想成真
不是夢鄉
椰乾養大的華商之子 回饋在地

【後記】來不及書寫的,還有很多

 

【作者序】
歷史長河,不應全由爭戰寫成
◎邱淑絹

突尼西亞二十六歲年輕人穆罕默德.布瓦吉吉,因家貧而擺地攤維生,卻遭受執法人員的侮辱與濫用暴力;他為了抗議引火自焚,觸發民眾長期以來對獨裁政權的不滿,揭開了「茉莉花革命」序幕。
由於鄰近國家眾多社會問題的相似性,導致這股反政府示威浪潮,快速席捲整個北部非洲以及中東的阿拉伯世界——從突尼西亞蔓延到阿爾及利亞、埃及、葉門、巴林、利比亞、敘利亞等國,民眾採取公開示威遊行和網路串連方式,要求長期掌權的領導者下臺;掀起西方媒體眼中的「阿拉伯之春」革命運動。
茉莉花革命爆發之突然、來勢之迅猛、影響之深、範圍之廣,吸引了全世界的高度關注,其效應至今滾滾未息。阿拉伯國家聯盟祕書長穆薩提出警告,革命火苗將讓所有阿拉伯國家陷入大騷動,呼籲當地人民和領導人自制。
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凱瑟琳.瑪格麗特.艾希頓,則表示「支持、承認突尼西亞人民和他們的民主訴求,但應透過和平方式實現」,敦促各方保持冷靜,以避免進一步的人員傷亡和暴力。
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呼籲各方,正視此效應引發的危機,必須盡一切努力透過對話,和平解決問題,防止損失、暴力進一步擴張。法國總統尼古拉.薩科齊則表示:「只有對話,才能解決當前的危機,並帶來長久的民主。」
截至二○一二年九月,茉莉花革命已成功推翻四個國家政權。然而,革命不論成功與否,最令人惋惜的是,不可避免死傷的產生。據聯合國最新統計,北非和中東因此運動喪生的人數,保守估計超過三萬七千人。其中最血腥的衝突發生在敘利亞,政府軍與反抗軍激戰至今未歇,死亡超過一萬四千人,包括二○一二年八月在採訪現場喪生的日本戰地記者山本美香;還有近二十三萬敘利亞人逃亡到鄰近國家成為難民,百萬人需要人道援助。
對照遠古時代人類文明尚未發達之前的侵略史,這些抗爭示威活動,又再次凸顯人們內心無明而導致的無謂爭端。
多年前,建築設計師姚仁祿曾在證嚴法師的鼓勵下,研擬設計一座象徵時間的鐘塔;當鐘塔模型完成時,他說明設計理念來自證嚴法師的發想——翻開歷史的扉頁,歷屆朝代的更替,多記載著爭戰與掠奪;而君主地位的鞏固與穩立,多有著君與臣、兄與弟、父與子、家族與家族間的戕殺與加害。「歷史的長河不應全由爭戰寫成,它總該有一些良善的故事被書寫、被記載,被毫無沈重心理負擔地保留下來,以昭後代一個源源流長的真、善、美歷史。」
這個鐘塔設計裝有八萬六千四百顆想師豆(相思豆),昭告世人——一天有八萬六千四百秒,當謹記以「過秒關」的心情,用心做好每一件事。環繞鐘塔四周的高大牆面,希望書寫當代人們步步踏實的真、善、美史事,以供後代瞻仰前人的良善芳蹤。

地處西太平洋的熱帶群島國家——菲律賓,由超過七千個島嶼組成,不只種族與文化多樣,因坐落於環太平洋地震帶上,常年飽受地震與颱風侵襲。然而,氣候環境終歸是大自然下的不可抗力,在其歷史上世代有人因種族、因宗教、因貪婪、因權力的擴張,引發一連串爭戰與殖民。
在歷經三百多年西班牙統治、美國殖民四十多年,以及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被日本占領,諸多爭戰歷史的菲律賓,終於在一九四六年獨立。
菲律賓九千多萬人口中,華人約占百萬,多是中國福建閩南移民。遠在西班牙殖民以前,這些循著「綠色陸橋」或是「東洋針路」遠道而來菲律賓做生意的華裔商人們,衣衫襤褸地肩挑、頭頂、手提,沿街叫賣或開市營生,將沒穿鞋的腳底磨破了;迎來的卻是菲律賓原住民言語上的揶揄,或是政治政策上的排擠。但他們依然勤奮、勤儉、節約,造就菲律賓百年經濟發展史上一個先鋒的角色。
曾是外來族群的華人們,在落地生根之後,並沒有忘記這塊滋養他們的土地,有一群人難行能行,串起了種種播撒大愛與關懷的行動。
而這些也絲絲縷縷地描繪出菲律賓華人的生活史。這樣的生活史,顯見在菲華商聯總會的「菲華三寶」上,顯見在慈濟菲律賓分會的醫療援助、急難救助,以及「以工代賑」、「謀生計畫」、「獎助學金」等長期扶困的事項上;顯見在慈濟宿霧聯絡處的「下鄉義診」與「機構關懷」上;顯見在曾經烽火,而今依然時傳爆炸、綁架案的三寶顏土地上。
誠如「菲華防火福利聯合會總會」發起人之一莊振宗老先生所言,華人因為長年來的努力,從一個眾矢之的的「小偷」,反轉成抓人的「警察」;其間的角色轉變,來自於華人的自力救濟以及「取之當地,用之當地」的慈善作為。
三寶顏所在的民答那峨島,是菲律賓南部最大島,激進分子頻頻發動反政府運動,長久以來就是政府軍和游擊隊交戰之地;而島上繁榮的三寶顏市,常成為激進分子的攻擊目標,不只讓多數居民陷入貧窮,也是菲律賓治安最差的地方。
曾經,游擊隊與政府軍發生猛烈衝突,槍聲不斷砰砰作響;家就在戰區後方的三寶顏慈濟志工楊偉順,凌晨三點被求助的電話吵醒,立即會同其他志工採購、烹煮食物,在不時傳來槍聲的肅殺氛圍中,冒險用自家小轎車穿越戰區,不斷往返運送餐食於四個收容所,讓驚慌失措的民眾免於飢餓;也同時發送熱食給軍人、警察甚至游擊隊。
三寶顏慈濟志工更長期與學校護士、老師合作,展開守護學生視力行動;利用網際網路串連全球愛心,展開一系列「Bagong Pag-Asa」建造小船計畫,使海上村莊的孩子們不需再冒險游泳上學;也與當地非政府組織合作免費提供義肢,幫助肢障人們站起來。
縱使在恐怖組織阿布薩耶夫根據地——巴西蘭島上,慈濟人亦與駐地美軍、菲律賓國民軍及在地醫師攜手,為守護當地人民的健康而努力。

二○一二年三月十四日上午,在巴西蘭社區醫院的超音波掃描室,信奉天主教的慈濟志工楊偉順、拉米坦市市立醫院醫療主任尤文森、信奉伊斯蘭教的國民軍軍官穆哈利,與身為佛教徒的我,在這一方小室,各據塑膠方桌一邊會談——並非政治談判,而是思考如何更有效地在當地進行援助,為人民帶來長久的安樂。
受政府派遣到島上的穆哈利少校,四個多月來努力遊走反抗軍與政府軍之間交涉,聆聽人民的需求,尋求包括慈濟等非政府組織給予慈善、醫療援助,希望在安定人民生活的共識下,讓持續四十年的內戰能和平落幕。
楊偉順引用證嚴法師的話,說出現場四個人的心聲:「每個人都天性善良,只是受環境影響而趨惡。我們扮演的角色,就是引導人人回到最初的善良本性。現在已有好的種子播下,無論那種子多小,我們都要更努力去做。」
接著,他以平靜的語氣表示:「我不認為我們這世代就可以收割和平的成果,但有可能在我們的孩子或孫子那一代。」以救治生命為職志的尤文森醫師深表認同:「不應該再有爭戰,這樣的援助工作應該繼續。只要我們在的每一天,就應該繼續努力。」
感佩他們的勇氣與勇敢,身為記者的我汗顏的同時,也不禁問:「不論困難、不論挫折、不論任何藩籬……你們都願意堅持下去?」
「而且不論任何手段。」楊偉順用輕鬆而幽默的口吻,化解現場感性又有點嚴肅的氛圍。「這是每個人的責任。」穆哈利以濃重的菲律賓腔英語強調。
楊偉順說:「如果人民滿足了生存所需,紛亂就不會繼續下去。」穆哈利則表示:「相較於戰爭,實際的幫助行動才是最可能帶來和平。」

楊偉順的父母、妹妹都曾經被綁架,但他帶領三寶顏慈濟志工濟貧救苦的對象,從來不分宗教、種族,也不問對方是政府軍還是反抗軍。有人因此問他,為什麼要去幫助「敵人」?
楊偉順說:「正因為彼此理念不同,更要去了解、幫助他們,用愛化解隔閡與衝突。」
《無量義經.德行品第一》:
是諸眾生真善知識 是諸眾生大良福田
是諸眾生不請之師 是諸眾生安隱樂處
救處 護處 大依止處 
處處為眾作大導師
能為生盲而作眼目 聾劓啞者作耳鼻舌
諸根毀缺能令具足 顛狂荒亂作大正念
船師 大船師 運載群生 渡生死河 置涅槃岸
醫王 大醫王 分別病相 曉了藥性 隨病授藥 令眾樂服
於如來地 堅固不動 安住願力 廣淨佛國
「讓士兵都成為過去式,讓戰爭都成為陳列品。」我腦中升起一則創意廣告中的文句。
綜觀國際情勢,人與人之間因對立或爭戰,築起一重又一重高牆;但仍有一群人始終相信,無形的城牆能夠用「愛」來化解。
也因此,包括慈濟志工、菲華商會與無數未曾謀面的有心人,心心念念期盼築起大愛城牆。敵對、怨恨和毀壞或許仍在,但陪伴在地民眾走出衝突陰霾的他們,一直都在努力著。

 

【後記】
來不及書寫的,還有很多
◎邱淑絹

「哈囉!很高興能再次與您分享。
我們的人還在巴西蘭做努力,而且有些進展,目前已有二十八個隊派遣在二十八個里進行和平任務。那就像我們之前提到的Bayanihan(註)團隊,手牽著手地為著和平而努力。
第二批兔唇病人被送到三寶顏手術後,我們持續為居民們提供免費的眼睛檢查、配戴眼鏡,也持續與政府及非政府組織合作,依據居民的需求提供服務;正如Bayanihan的主張一樣做著我們該做的努力,以化解不必要的衝突。
至於菲律賓政府為了和平所做的一切努力,我都樂於見到並給予充分支持。」
回到臺灣後,收到這封來自巴西蘭島的電子郵件,是穆哈利少校寫給我的。很感謝他在終日奔走山中、叢林時,抽空寫信,且在通訊不良的區域傳送成功,讓我知道巴西蘭的近況。
二○一二年四月二十日一則新聞吸引了我的目光,內容是:「菲律賓政府與摩洛伊斯蘭民族解放陣線分離組織的第二十七輪和平談判,簽署和談原則要點,雙方同意共同努力成立相當於『亞國(sub-state)』的新政治實體,菲律賓可能會出現國中之國『摩洛亞國』。」
對此,穆哈利告訴我,他樂於看到任何為和平所做的訴求與主張。書寫此書期間,見到這樣的新聞與接收到穆哈利的回應,不免讓我心情為之振奮。
三寶顏也不時捎來訊息,告訴我巴西蘭島又送來多少眼科與兔唇病患接受手術;大愛眼科中心又和人醫會醫師在當地進行第幾次義診;義肢營又去宿霧量製多少模型回三寶顏製作義肢……
志工給我的訊息不斷更新中——拉亞—拉亞的黃色小船又有多少艘被造出來、水筆仔又種了多少棵;宿霧的義診已進行到第幾次,統計人數持續增加;馬尼拉的環保點又拓展了幾個、獎助學金又贊助了多少人;第幾期謀生職訓班已經開始了,多少結業學員已經找到了工作……
書寫的速度,遠遠趕不上志工在當地寸步寸履進行救助的速度。
七月底,強烈颱風蘇拉掃過菲律賓;八月初,臺灣前往馳援的慈濟志工結合當地志工,在受災區域帶動以工代賑大清掃,受災居民逾一萬八千人次參與。
慈濟在廣大災區持續進行物資發放與關懷。九月初,在黎剎省聖馬刁鎮以工代糧後,發現水災至今已近一個月,巴拿巴社區仍遍地污泥未清;該地區巷弄狹窄,小山貓及手推車等機械難以進入,唯有用人力才能清掃。
得知消息,三百多位馬利僅那本土志工前往支援,感動當地居民也發心要成為慈濟會員與志工。看到隊伍浩蕩長的馬利僅那本土志工,聖馬刁鎮鎮長表示,今日馬利僅那鄉親來幫助他們,來日將是聖馬刁的鄉親與馬利僅那鄉親一起去幫助其他社區……

印順導師曾說,人生充滿了不確定性。我們不知何時要來,不知何時該去,更不知在來與去之間,會發生什麼事,能如何改變我們的人生。
縱然人生充滿了計畫,但我們也知道這一切都充滿了變化。正如我書寫的這一本菲律賓華人和慈濟人的故事,即是在一場不確定的風雨變化中而成。
擬定了諸多企畫,但它一直在變化,促使過程中增加了很多不確定性。我甚至不知該何時出發,何時才是最好的採訪時機;不知該如何下筆,才能表達得恰如其分,才能吸引讀者的目光。
於是我邊走邊看,邊調整我的思緒,期盼落筆時能不辜負這些故事帶給我們的啟發。好讓我們看清楚這世上其實還是有真情,還是有真心,能讓我們在踏走這一趟人生路時,能夠多一點信任,多一點信心,更多一點及時向善的選擇性,讓自己的人生能多一點勇敢,把握這一生不會再回頭的生命力,創造出自利利他的良善世界。
現今,三寶顏仍不時有爆炸事件傳出,當地志工楊偉順告訴我,因為種種的努力,現今華人的處境,已不似早年的危險與艱難。
二○一二年三月九日,菲律賓前總統羅慕斯到花蓮拜會證嚴法師,他表示卸任後成立「羅慕斯和平發展基金會(RPDEV)」,以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為目標;從證嚴法師身上,他感受到宗教家的謙卑與慈悲為懷,慈濟「施比受更有福」哲學令人敬佩。
證嚴法師感謝總統與旅菲臺商對菲律賓分會的支持,慈濟人以「取之當地、用之當地」的精神投入慈善工作,不僅幫助貧窮人,也希望啟發他們的愛心,做一個「貧中之富」的人;同時也希望鼓勵更多人做好事回饋社會,成為身心都富有的「富中之富」者。
過往的歷史無法改變,未來卻可以選擇。正如書中那些慈濟志工們、那些穆哈利們、那些醫師們與那些來不及為他們書寫行善事蹟的人們,當下正在做的努力。
書頁有盡,故事還在繼續!有形的篇章只能說,無能盡。無盡處,還有無數良善的菩提種子,正隨著風、順著緣,在有緣處落地生根、發芽,將一生百,百生萬,及至無量,無窮處……

註:菲律賓農村自古有項傳統——搬家時,全村居民都會放下工作,一起把用棕櫚枝葉蓋的尼帕小屋整個自地面搬走,彼此團結合作,稱之為「Bayanihan」精神,在現代菲律賓偏遠鄉村依然盛行;而它,正也反應了慈濟志工、華人與菲律賓人等,不論身分、宗教、種族一起為營造和平所做的團結與努力。

Copyright ©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註記:以上任何文字影音著作皆屬慈濟版權所有。
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重製、轉貼、節錄及不得以任何方法曲解畫面原意,未經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利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