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蒞臨:慈濟人文喜閱書苑!

離家不遠——林秀蘭作品集

庫存: 現貨

原價: NT$250

特價: NT$198

作者:林秀蘭 
ISBN:978-986-5726-57-7
出版日期:2018.08初版
367頁/15×21公分/平裝/黑白

離家不遠——林秀蘭作品集

雙擊圖片以瀏覽完整大小

縮小
放大

詳細資料

一年四季周而復始,
人的心靈也有春夏秋冬。
朝氣蓬勃的春天,
在一瞬間,將世界美好盡納其中……
——英國詩人  約翰濟慈

 

人生如茶,
茶水入口多少有些苦澀,
卻不會苦一輩子。
一如生命,
關關難過終究關關會過,
苦盡總有回甘時
——林秀蘭

 

【作者簡介】
林秀蘭
一九五三年出生,嘉義縣人,畢業於嘉義師專、臺北師範學院社會教育學系。從小,因沒自信而被「膽怯」纏繞著;走入慈濟後,體悟到「能付出就是福」、「眾生平等觀」,因而知緣、惜緣,生命變得歡喜自在。

 

目錄

〔推薦序〕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  陳美羿

〔推薦序〕在菩薩的眸光中        王祝美

〔自 序〕回首人生來時路

輯一 一雙文字翅膀

離家不遠

期待

拾荒老人

鄉間小路

活生生的教材

一束小白菜

上雲仙

秋楓葉紅

發現幸福

給女兒的信

憶姊夫

阿豪與母親

滾邊花外套

陽臺上的香椿樹

全家人的早餐店

輯二 杏壇銅鈴響

做個媒

被記「警告」的往事

笑在春風裏

歡喜來教書

預借分數給學生

四十八本書

九重葛花開花落

我們這一班

長滿了羽毛,想飛

孩子,你是我的貴人

大愛進校園,藍天白雲飛

輯三 不凋的容顏

希望在明天——葉美菁

讓生命熱力延續——陳金廷

珍惜美麗情緣——余翠翠

一起度過生命嚴冬——高銓源與陳桂蘭

幸福漲停板——鐘切

水蜜桃的約定——王玉鸞

油桐花下的春天——楊遷與陳金貴

染回原色——張振隆

曾經迷途今知返——陳建凱

啟發悲憫的心——徐木水

用爬的看個案——胡玉珠

十八道菜上桌了——王靜慧

從懵懂到成熟——鄒志成

喜樂無畏的樂生阿嬤——陳衛

青出於「籃」——歐國祥

學做貴人父母——戚嘉麟

輯四 美與善之歌

慈濟因緣路

欣見成長的喜悅

筆耕隊一頁風景

樂生與我

牽繫髓緣的生命「紅娘」

以和善心看世界——關懷臺北少年觀護所

回首當年話慈濟——士林、中和區歲末祝福

黑暗中的兩道光芒——專訪慈濟日本分會執行長張秀民

輯五 童心晶瑩

【陳昱辰作品】

  媽媽,我真幸福

  掉牙

  運動會

  校園植物

  爬山

  學英文

【鄒宜倢作品】

  媽媽愛我

  爸爸是好魔鬼

  我是好姊姊

  兩個姑姑

  萬花筒

  爸爸的鞋子

  泡金桔茶

  快樂體健課

  難忘的運動會

  假如我是……

  上學途中

  我對流浪狗的看法

【鄒宜恩作品】

  開學第一天

  媽媽接我放學

  爺爺生病了

  家人的笑容

  我們一家人

  我的生日

  我想有一雙會飛的鞋子

  未來屋

【鄒亞哲作品】

  溫暖的被窩

  愛心

 

【推薦序】

那些年,我們一起走過的日子

◎陳美羿

認識林秀蘭老師,已經將近三十年了。因為虛長她幾歲,又因為同在教育界、同在慈濟,就親暱地直接喊她「秀蘭」。

秀蘭個子嬌小,是個善良、純樸又純真的人。認識她,緣於慈濟的筆耕隊,她算是元老級的成員。過去舉凡慈濟各類營隊、各種慶典、歲末祝福、救災……秀蘭幾乎無役不與。檀施會企畫專書,需要寫手幫忙採訪撰稿,第一個也會想到她。

三十年來,因緣流轉,有人早已停筆,有的轉到其他領域發揮,而秀蘭還是固守在寫作。只要一有需要,「一把槍丟過去」,她就毫不猶豫地「上戰場」,從來不曾說「No」。也因為如此,她一年年累積的作品,數量可觀,品質可讚。

只要是秀蘭採訪過的人,都會跟她結上深深的緣。二〇〇二年,我們企畫了《一個超越天堂的淨土》,秀蘭被分配寫陳衛阿嬤。寫完「樂生阿嬤」,秀蘭不辭辛苦,只要有空,就往樂生療養院跑,為的是關心陳衛,當然還有其他的痲瘋病友。

二〇〇六年,檀施會企畫《為愛生財》一書,寫作志工各分配了採訪對象,惟獨「梨山果農王玉鸞」派誰去好呢?

「秀蘭!」最艱鉅的任務,非她莫屬。於是,我通知她去採訪王玉鸞:「她住埔里,有點遠喔!是不是請你師兄開車,陪你去呢!」

幾天之後,採訪回來,著實把我嚇一大跳。秀蘭夫婦先是到埔里王玉鸞家採訪,進而盤山過嶺,穿越處處坍方,跟著王玉鸞夫婦到梨山去。更驚險的是,還坐「流籠」滑到對面山,去果園和工寮參觀。採訪完了,才又坐「流籠」下山。

寫到這裏,秀蘭回憶補充說:「我們先去埔里,後來您覺得要實地採訪,文稿才能深入,上梨山是您建議的……」哇!事隔多年,我都忘了。唉!如果知道如此驚險,我哪敢要求他們上山?

不過秀蘭說:「王玉鸞他們幾十年都是這樣上山下山的,也因為採訪,我們才有機會坐『流籠』。」

這篇〈水蜜桃的約定〉,讓秀蘭和王玉鸞結下不解之緣,十幾年來,王玉鸞經常寄給她蜜蘋果、水蜜桃、水梨、李子、蔬菜……有時是王玉鸞贈送,有時是秀蘭購買。特別是颱風前夕,搶收後一時賣不出去,秀蘭就大量購入,然後分送給親朋好友,當然每次我也都有份。

秀蘭寫過非親屬捐髓第一例的葉美菁、寫過器捐協調師和受贈者、人醫會醫師、資深的慈濟志工,也寫過翻騰股海的家庭、渾身刺青的更生人。看看名單,幾乎都是我「派」給她的「作業」。

九二一地震那段時間,秀蘭跟著到災區採訪,接著又為希望工程的學校撰寫校史。那段時間,秀蘭和組員南北奔波,累到眼睛模糊,身體也幾乎垮掉,這是我一直感到抱歉的,非常非常對不起。幸好最後經過調養,恢復了健康。

秀蘭還感恩地說:「寫校史是大工程,我完成了,寫作經驗更是大大進了一階。」

熟悉秀蘭的人,一定常常聽她談起「志賢」、「曉凌」,那是她姊姊的大兒子和大媳婦。姊姊車禍往生後,秀蘭就細心照顧她的二子二女。老大志賢結婚後,生了三個小孩,升格為「姨婆」的秀蘭,又化身超級保母,照顧第三代的「宜倢」、「宜恩」和「亞哲」。

退休後,秀蘭每天要準備十多份的早餐。住在屋後的志賢一家,都有免費的營養早餐。志賢在科技業工作,曉凌是醫師,都很忙碌。孩子上學了,秀蘭家也成了「安親班」,盯著孩子洗手、吃點心、彈鋼琴,寫完作業,還要讓他們吃晚餐。

秀蘭說:「我師專畢業後,在姊姊家吃住五年,完全免費。現在他們需要我,正是我回饋的時候。」

秀蘭能夠無怨無悔,出錢出力地「回饋」,最要感恩的是她的先生陳世勝。世勝任職國營事業,為人正直、負責。他跟秀蘭一樣,也是善良、誠懇、忠厚的人。秀蘭加入慈濟後,也把先生拉進來。世勝是早年慈濟的「保全組」之一,也曾任慈濟大學的慈誠爸爸,甚至遠赴北朝鮮賑災。

夫妻同行菩薩道,家庭和樂,長子和長女是龍鳳胎,多年後再喜獲么兒昱辰,加上婆婆,是個標準的三代同堂。

記得他們女兒覓得良緣,出嫁那天,當爸爸的淚灑婚禮會場,我看了動容又難忘。之後兩位外孫女陸續報到,外公、外婆時時拍照記錄,兩老樂在其中,我也經常收到他們寄來的可愛女娃照片。

秀蘭娘家在嘉義大林,從板橋回家,一趟路是遙遠的。母親「口是心非」,叫她「孩子小、路途遠」,不必常回去。乖乖牌的秀蘭「信以為真」,直到採訪徐木水醫師,觸動了她,決定每個月至少要回鄉去探望母親一次。

後來母親需要旁人協助,越南籍的外傭阿豪就成為秀蘭口中經常稱讚的「家人」。我有幾次跟隨秀蘭去大林,看到慈祥的林媽媽和孝順盡責的阿豪。也看到她那純樸的哥哥、嫂嫂,還有村子裏的熱情鄰居。

林媽媽過世時,阿豪比誰都傷心。料理完後事,秀蘭帶著阿豪環島一周,帶她搭高鐵,去高雄鑽過海底隧道,也穿過雪山隧道,近距離仰望臺北一〇一……這些都是阿豪「指定」想要看的。

提起此事,秀蘭說,她們來到臺北,我還額外「加碼」,帶她們上陽明山,同行的還有阿根廷回臺的李錦秀,一車四個人,飽覽草山風光,又去吃野菜餐和地瓜湯。我說:「是嗎?我都忘光光了。」

無論如何,我被秀蘭疼惜阿豪的心感動,雖然她說:「對她好,其實是對我自己好,因為她會對我媽媽更好。」後來她又說:「對她好,她回越南後,會說臺灣人真好。」秀蘭一顆善良的心,真是做了最好的國民外交。

早年秀蘭曾在新北市的牡丹國小任教,那是一個偏鄉的小學校。秀蘭的學生中有一位游建章,現在是優秀的眼科醫師,「老師」用心地把「學生」帶進慈濟,並加入人醫會。前幾年,游建章受證了,秀蘭很高興,特地請大家到木柵的餐廳吃懷石料理。

她邀請我去觀禮,並一起上木柵聚餐,原來餐廳老闆陳桂蘭是她曾經採訪過的受訪者。那一天飯後,陳桂蘭泡茶招待嘉賓,大家一邊品茗,一邊談慈濟。我心裏非常感動,秀蘭就是那麼惜緣,珍惜她遇見過的每一個人。

早年學插花,秀蘭成了有證照的插花老師;近年學茶道,也通過層層考試,取得茶道老師的資格;寫作三十年,作品結集出版,成為擁有單行本的作家。

她聰慧,更是努力。因此,秀蘭做什麼,像什麼,總是能在「只問耕耘,不問收穫」的默默耕耘中,猛地抬起頭來,發現纍纍果實在眼前。

細細讀過她的每一個文字,才恍覺,這將近三十年的歲月,我們是如此相依相伴,一同走過來的。

這世界上,有秀蘭這個人真好;能認識秀蘭,更好。

 

【推薦序】

在菩薩的眸光中

◎王祝美

早春,乍暖還寒的天氣,使得校園裏的草木躁鬱不安,羊蹄甲嘩地潑個滿樹嫣紅,各色杜鵑花苞在枝頭蠢蠢欲動,欖仁樹的大紅葉急讓出一條條枯枝,留待新葉去登場……穿梭在如此沈靜卻又喧鬧眩惑的春日中,生命能量迸發的強勁力道,撞擊得人胸口發疼。當你難以隻身招架,必得找人分享自然盛宴的繁華錦簇時,最好的伴侶就是秀蘭。

秀蘭對於物事人情,擁有非關理性判斷的單純心眼,即使飽經世故,一花一葉都能吸引她的腳步,拭亮她的眼睛,並引發她的驚喜讚歎。在學校同任自然科任的一個春天下午,我和秀蘭在青楓樹下,有過一段漫渙的對話,說是漫渙卻呈現出秀蘭與世界交會的一貫模式……

主動:「好特別啊!什麼花呀?」秀蘭熱情好奇地趨近目標物。

吸收:「槭樹的新葉子,你看兩兩對生和楓香不一樣!」秀蘭靜靜傾聽。

玩賞:「多紅嫩新鮮,像小嬰孩的手對你招呀招的!」秀蘭隨喜沈浸情境中。

領悟:「纖嫩葉子沒多久就變綠、變粗,青春容易過!要及時把握啊!」秀蘭別有領會。

分享:「嗯!來找一點資料編一張學習單,讓孩子也玩一玩!」秀蘭又要催生下一波的感動了。

就是這種只有接納欣賞,沒有臧否計較的純心,使秀蘭生命的觸角多方而深入,情緣廣結而良美。她學習的海綿永遠保持在溼濡飽滿的最佳狀態,可貴的是她總不吝於擠壓才情的精華,去溫潤周遭的有緣眾生——她彈得一手好琴,用琴聲帶引學生引吭歡唱童年;她是取得合格證照的插花教授,學校重要典禮場合,都有她含著祝福的花藝在揚芬放彩;她是巧手調羹的好廚師,可以一人搞定幾十道慈濟茶會佳餚,來飽暖會眾的胃……

以學習為樂,以付出為福,秀蘭的動力活源,來自於無比堅定的宗教信仰。身為慈濟委員,她經常著上一襲深藍的旗袍,以溫柔而有力的手,扶持膚慰受苦無助的有緣眾生。又因為投入慈濟筆耕隊,使她常有機會拿著錄音機和筆記本,去採訪浮生中的感人故事——她曾與痲瘋病者殘缺卻可敬的容顏照面;曾強烈感應著器官移植受贈者堅韌的求生意志和感恩的心跳頻率;她更曾尾隨一對拾荒老夫婦的腳步,俯身於土城山區,去體驗他們在垃圾堆中惜福、捐贈所得再造福的歷程。

在悲苦中超越昇華的真實故事,總是讓秀蘭熱淚盈眶,同情理解的採訪態度,使她熱切地在電腦前,敲打出一篇篇信而有徵卻情感濃厚的傳記。敘事言情詠志載道,秀蘭真是一個稱職的故事撰寫人。

與秀蘭同在新北巿板橋區埔墘國小服務的歲月裏,感受她無邊無際的慈悲心。她總說:「落地為兄弟,何必骨肉親。」其實把所經遇的人視為親人已屬不易,她更視每一位親人為好人、有情人,無怪乎她在學校總努力備課,不放棄改良方法帶好學生;同悲同喜,竭盡所能為同事分憂解勞——埔墘何其有幸,能有如此深耕厚植的她;有她在的空氣中,總能嗅聞出忘機止紛的幸福甜味!

退休前的秀蘭,已被強力預約了許多新職務——天才保母、插花老師、筆耕隊採訪、援建學校採訪……我們已預知懷著強烈好奇心和旺盛求知欲的秀蘭,必能開創更多生命的新場域。果然在精彩忙碌的退休生活中,她將慈濟大愛媽媽帶入社區小學,讓親師生的心靈藍天更為朗淨開闊;在嚴密的茶道課程中浸潤舒展,成為靜思茶道教師。

最可喜的是,不間斷地以文字記錄,作為對世間人事物感恩、致敬的秀蘭,最近還將歷年的作品彙編成書,希望將生命的感動分享給有恩有緣的舊愛新歡,並作為凝聚家族情誼的特別禮物。卻顧所來徑,書中所呈現的風光真是鬱鬱蒼蒼啊!有小女孩所張望的原鄉風情;有採訪者所掃描的大時代小縮影;有撒種人所關懷的片片福田;有佛弟子所照見的菩提淨境……細數秀蘭生命的典藏,竟是如此豐厚而多樣!

在一個悠閒的片刻,在一盞茶、一盆小植栽前與秀蘭含笑相對吧!秀蘭眨著星星一般明澈深邃的眼睛看著世界、看著你,純真的、清淨的、廣大的、慈悲的……閃耀著菩薩的眸光呢!

 

【自序】

回首人生來時路

《離家不遠——林秀蘭作品集》,我的人生第一本書終於要出爐了,滿心歡喜,點滴感恩在心頭。

這些文字裏,有自己走過的足跡;也有為慈濟記錄的歷史側寫——包括三十年來參與活動的心得、採訪記錄、人物專訪等。另外還收集了參與慈濟筆耕隊由陳美羿老師指導、陪伴採訪、嚴格要求下繳交的作業——小品文、心情小語,以及在《慈濟月刊》和「慈濟道侶叢書」發表的文稿。

感恩美羿老師——上課之初,即提醒我們文章要收集,後來外加分類,多年來我才能留存這些有意義的文字稿。

感恩編輯團隊——在我分類雜亂的文章中幫我爬梳,從筆耕初期文稿歡喜打開了「一雙文字翅膀」;藉學生眼睛反觀自己的靜思語教學生涯是陣陣「杏壇銅鈴響」;慈濟因緣路上輕吟著「美與善之歌」;人物專訪記錄著一張張「不凋的容顏」;指導後代的短章閃閃是「童心晶瑩」……編輯似懂我心,清雅又達意的標題,令我感動佩服。

小時候沒有課外書可讀、沒有電視可看,因此踏足鄉間小路,迎風吹來陣陣稻花香、青草香,遠望寧靜山上白雲飛,可窺見白雲之上的藍天,真的好美!這是大自然給我的一本最好的書。

十二歲出遊到離家七公里遠的大林鎮上,生平第一次走平交道、第一次聽到「噹!噹!」的柵欄警示聲,嚇得站在鐵軌上不敢動,幸好鐵路局員工衝出來救了我,讓我生命的扉頁可以連篇續寫。

膽小的我讓「沒自信」長期纏伴,走入慈濟後,才體悟到「能付出就是福」、「眾生平等觀」,因而知緣、惜緣,生命變得歡喜自在。而參加慈濟筆耕隊更豐厚了我的生命素材,書寫的筆也得到磨練……

記得,美羿老師領軍的「慈濟筆耕隊」成立大會當天,證嚴上人在開示中問:「你們都會說話嗎?」大家全舉手。

上人又問:「你們都會寫字嗎?」大家又全舉手。接著,上人輕柔地說:「那麼,大家都會寫文章了!」回家後,我手寫我口,以感恩心完成長篇的〈慈濟因緣路〉,被刊登在《慈濟月刊》。

從此,跟隨美羿老師近三十年筆耕路,走過九二一地震、象神颱風、慈濟周年慶、義賣活動、希望工程專書、樂生院、人物專訪……

美羿老師經常在我的寫作上給予精準又富禪機的提點,記憶深刻的是,當年曾寫了一篇很長的文章交給現場批改的美羿老師,她只瞄一眼就遞給我一篇一百多字的短文,說:「你看一下這篇文稿!」雖短短一百多字,看了卻令我感動。當下體會很深:「一篇好文,不在文長,而在於感動別人;要能感動別人,必須先要感動自己。」

每次回花蓮參加慈濟大型活動,無論寫花絮、人物素描、人物專訪或五千字以上的專題,在美羿老師的「操兵」下,筆耕隊員都會全力以赴,希望能握住每一個難得的因緣。

而今翻讀篇篇舊作,生命的軌跡如此清晰。昔日是造句謀篇的作者,現在成了品味自己人生的讀者,回甘的幸福不斷在心中湧現,而經過歲月網篩,自己教育的理念更為精純,曾經凝視過的受訪者面容,也有更深刻的意涵……

師專畢業後,我從事教職三十一年。未進入慈濟前,一樣的教書,卻找不出教書的歡喜;進入慈濟後,接受上人教導,用靜思語教學,一樣的教書,卻在教育中找回生命價值,找回教育生涯的春天。

「用慈母心對待學生,用菩薩心對待家人」,是證嚴上人對教聯會老師們的期許,這句話適用在家人和學生身上,足夠我們學習和受用一輩子。

於是,用「愛」和「鼓勵」替代教鞭,每個孩子都是父母和老師的心肝寶貝。我們共同搭起了「親、師、生」之間的橋梁,齊走在「愛」的學習道上;親、師一起耐心地等待孩子們的成長。

二○○四退休那年,上人對我們這群退休老師說:「你們都退休,我向誰退休?」於是退休的教聯會老師們,全都回流校園當起了大愛媽媽,繼續承擔教育使命。

教育不能等,孩子的教育更是不能,只要有心,處處是教育;握住每一個機緣,幫助每一個有緣人,讓人人「人生」圓滿。站在一個追逐「圓滿」、「家人共成長」的概念上,可觀察出教育的重要性,一時一點滴的「漏失」關懷,可能需用大半輩子的時間來修補。孩子是我們今生的貴人,必須以智慧去疼惜。

即使在完成人物專訪的多年以後,主角的善行善念仍持續滋養著我……最感動的一次人物採訪經驗,是臺灣首例非親屬骨髓捐贈者葉美菁,她面對受髓者需及時決定的勇敢態度——「當時,我完全沒有說『不』的權利,也來不及與家人溝通,我知道,魏小弟弟如果不馬上移植骨髓,只有等待死亡……」

也難忘一次雙颱剛過的清晨,先生載我繞過重山、經過多處坍方,到梨山採訪王玉鸞。王玉鸞指著坍方處掉落溪谷的一部白色驕車說:「感恩菩薩照顧我,剛買的新車和白色驕車原本併排停放,臨時回南投參加喜宴,新車逃過坍方。」「付出,冥冥中都會得老天爺護佑。」「布施不是有錢人的專利,而是有心人的參與。」從王玉鸞身上,我印證了這句話。

還記得,第一次與全身刺青的更生人接觸,恐懼得讓我無法採訪。試著突破自我障礙,到第三次採訪才談到正題。「人性皆本善,清淨愛永存於心」,主人翁隆仔的故事,值得為人父母以及人師者借鏡,如證嚴上人所說:「沒有教不會的孩子,只有失職的父母和老師。」

「嗶!嗶!嗶!」前些日子,第一次使用老人優待卡,有人說它是「三聲無奈」,我卻說是「三生有幸」,因此時的我,正品味著辛苦過後的回甘人生。人生如茶,茶水入口會苦一下子,卻不會苦一輩子;人生如茶,關關難過、關關會過,苦盡終會有回甘時。

回想一九九三年冬,大姊意外往生,同事、同學、慈濟人愛的陪伴,才使我從人生最低潮的悲痛中走出來。「文字可以療傷」,療傷的日子中,我選擇在家裏也可以做的「筆耕福田」。於是,走過的苦已忘,正向的文字在書中,是成長的道糧,回味起來苦亦甘。

生命有甘苦,最重要的是常懷感恩心——

感恩證嚴上人的慈悲願力,闢化慈濟廣大功德田,使我得以在其中洗滌自心,心清,看人事更清澈,豐富生命、豐富人生;

感恩美羿老師在寫作的啟蒙與帶領;

感恩敬愛的受訪者,因為有您的好,才有我筆下的動人文章;

感恩,愛我護我的良師益友——埔墘國小吳寶珠校長、林萬來老師、張麗玉老師;

感恩王祝美老師為我在埔墘最美的身影留下文字記錄;

也感恩成就我的家人、護持我文字筆耕,願陪我上山下海的大護法——我的另一半陳世勝。

祝福今生與我相遇的每一個人,你們以慈悲智慧為我圈圍出一片有情天地。是我成長、歇息、身心安頓的家。我永遠會記得你們的好,祈求人人健康、家庭圓滿。而品味回甘人生的我,會把握珍貴人身,惜緣、惜福,再造好因緣。我知道只要用心願行,圓滿清淨的家園就在眼前,一點也不遠……

Copyright ©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註記:以上任何文字影音著作皆屬慈濟版權所有。
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重製、轉貼、節錄及不得以任何方法曲解畫面原意,未經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利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