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蒞臨:慈濟人文喜閱書苑!

Emily的幸福學堂

庫存: 現貨

原價: NT$250

特價: NT$198

作者:鄭茹菁、簡婉平 插畫:簡婉平 
ISBN:978-986-5726-54-6
出版日期:2018.05初版
319頁/15×21公分/平裝/黑白、彩色照片

Emily的幸福學堂

雙擊圖片以瀏覽完整大小

縮小
放大

詳細資料

幸福是什麼?幸福在哪裏?
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
跋涉歲月的山川與河流,
學習過盡千帆心不亂的智慧,
即使吃苦也安然,於是懂得「幸福」!

刻骨銘心的別離 化成信仰的尋求
讓忙碌昇華 填補失去摯愛的傷口
人生路 波瀾已過 欲語還休
輕揭塵封的因緣
佛法潤漬 慈悲萌芽
山頭斜照 相迎相伴
不再迷茫 不留遺憾
快樂向前走
——王純瑾

 

證嚴法師證嚴上人對慈恆的叮嚀

好好地做!
一九九一年,慈恆第一次回花蓮靜思精舍,
證嚴上人對她說的第一句話是:
「美國需要你,回去要好好做!」
一九九五年四月,慈恆第二次回靜思精舍,
參加首屆全球慈濟人精神研習會,
以美國分會慈善組社工組長身分報告;
上人對她說的第二句話是﹕「好用心啊!」
第三句話仍是:「回去要好好地做啊!」 

◎故事主人翁簡婉平
法號慈恆。1938年生於香港,長於中國,16歲移民美國,54歲皈依證嚴上人。早年經營房地產投資,曾擔任美國健康保險諮詢服務處志工、慈濟橙縣聯絡處和拉斯維加斯聯絡處負責人、美國分會慈善組社工組長。
67歲開始學習中文打字,用生澀卻勤奮的手指,敲打出許多感人故事;活到老學到老的她又背起相機學攝影,用獨特的美感抓住無數個「剎那成永恆」,為慈濟留史。
獲頒重要獎章包括:1995年榮獲美國聯邦政府頒發CMS「全美榮譽志工獎」;2011年橙縣食物銀行推薦獲頒「最優秀志工獎」;2014年加州立法院頒發「志工精神獎」。目前是「幸福校園」幕後推手,致力讓南加州貧困學童擁有溫飽的幸福!

 

目錄

序一 兩隻老虎/鄭茹菁

序二 吟著詩 邁向遠方/王純瑾

序三 婉約平簡 慈之以恆/羅世明

序四 人生的意義/簡婉平

【人生開講一】流離歲月

神農簡氏.赴美開荒

意外情書.另結姻緣

寧為雞首.不為牛後

母女相依.顛沛流離

【人生開講二】婚姻與宿命

非卿不娶.非君莫嫁

學生夫妻.患難與共

失去摯愛.瀕臨崩潰

情劫難逃.昏頭再婚

【人生開講三】自我實現之路

專業輔導.協助耆老

結友拜師.醉心習畫

一張謝卡.受託重任

魂牽夢縈.新不了情

【人生開講四】快樂不是因為擁有

別無所求.找回自我

超齡學徒.盡責乾媽

「三寶」「三嬌」.同心協力

背愛回家.遠離飢餓

天堂街友.人間送暖

洗腳修趾.盲友解顏

賭城招兵.締造淨土

跨州賑災.刮目相看

關懷急難.風雨無阻

蓮華出汙.清芬遠揚

傷心之路.有「媽」依靠

【人生開講五】幸福來了

幸福列車.開往校園

「老將」出招.學童受教

幸福過站.冬令送暖

大開眼界.號召付出

校園義診.益師親生

一個家庭.一曲哀歌

新鮮直送.蔬果到家

【後記】傳承無盡路無盡

 ■親屬篇

細說母親的愛/鄧陽光

願有其母必有其女/鄧美貞

 ■法親篇

急起直追的目標/蕭迪玉

人生難得的好友/茱莉.史考恩

亦母亦姊伴我行/朱益中

推薦她做「一日校長」/愛德娜.維雷多

翻轉貧困學童的人生/史都華.考威爾

食物銀行的好夥伴/馬克.勞瑞

慈悲與堅強/陳振和

翅膀斷了也要飛翔/趙瑩蕾

異鄉美國的家人/洪碧美

嚴厲外表下的另一面/林碧桃

下輩子還要回慈濟/林綺芬

【附錄】簡婉平生平年表

 

【序一】

兩隻老虎

◎鄭茹菁

慈恆師姊十六歲來美,英文呱呱叫,華語卻是麻麻地(粵語,意為不怎麼樣)。身為逃難的流亡學生,錯過了「之乎者也」的求學歲月,博大深遠的中華文化,於她而言是「有點懂又不太懂」,不過她說起華語卻很「經典」,每能造成噴飯「笑」果;為了彌補不足,她苦讀唐詩及陽明理學,只是對歷史人物偶有錯亂。

二〇〇七年,拉斯維加斯志工擬推舉慈恆師姊擔任負責人,她曾一度猶豫自己的年紀和體力不堪負荷,於是我開導她:「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慈恆師姊認真聽完,真心實意地問:「說得真好!是國父孫中山說的嗎?」

我們兩人的生肖都屬虎,她是忍氣吞聲的「紙老虎」,而我是張牙舞爪的「母老虎」。我倆相差二十四歲,原本是不同時代的兩種人,沒想到一場颶風把她吹進了我的生命……

早期,慈濟國際賑災嚴格限制年齡,三番兩次被拒於門外的慈恆師姊,開始對自己的「芳齡」感冒,當她得知自己被拒絕的原因是「超齡」,著實傷心了好一陣子。當美國境內發生卡崔娜颶風風災,不服老的她向全球志工總督導黃思賢力爭:「國際賑災嫌我老,國內賑災總可以去吧!」總算獲准前往休士頓賑災,得償心願。

當年,慈恆師姊與我同行前往德州,有機會「見識」到我做賑災報導,當我在電腦前施展「彈指神功」,她就會支著下巴很崇拜地說:「好羨慕哦!」我就鼓勵她:「你也能啊!學就會啊!」

沒想到慈恆師姊立刻拜我為師,放下身段當學徒。每當我因投入筆耕記錄而誤了用餐時間,怕我挨餓的慈恆師姊就代為打飯。想像七十歲的老太太,一手拿飯盒、一手端熱湯,用腳頂著門,顫巍巍地送飯給我,我立時感動到用眼淚泡飯,緊緊抱著她說:「這樣好了,從今天起,我就收你當『乾媽』!」

為了圓乾媽的夢,我從注音符號教起,她從拼音學起。當她一個指頭一個指頭慢慢敲打出中文,我忍不住在一旁笑彎了腰:「原來少林絕學『一指神功』尚未失傳!」

慈恆師姊剛學中文打字時,災難連連,我常在半夜接到求救的電話:「不見了!全部不見了!」原來是她思索著如何拼音,一個按鍵按錯了,就把稿子全刪了,她就這麼一次又一次重打。為了解決拼音緩慢的難題,她買了〈金字典〉,又買了「小蒙恬」手寫國字輸入,這才漸入佳境。

近年來,她又下功夫學「漢語拼音」。她是「活到老,學到老」的典範,興高采烈地趕上高科技時代!

發現慈恆師姊的英語優勢,我建議她主攻「採訪」。她按照指導,事先做功課準備材料,觀察人事時地物,問問題及引導受訪者透露資訊。她的第一個實務功課,就是採訪她最熟悉的人——我,當慈恆師姊花了三天三夜完成她的第一篇報導,並刊載在地方報上,大家都為她熱烈鼓掌!

學「拍照」是另一場災難,老人家拿不穩相機、抓不住快門的後果是失焦,看著那半片模糊,我不忍苛責,努力尋找優點:「你的構圖不錯嘛!學過美術嗎?」原來她曾經學國畫,還開過畫展,拍照的時候知道如何取景和留白。得到鼓勵後,慈恆師姊更加勤奮練習,拍了上千張相片才學會手不發抖,這次她弄清楚了歷史:「國父十次革命成功,我學照相都革命上千次了!」

雖然用心研究歷史,慈恆師姊卻還是對野史「濛喳喳」(粵語,不清楚之意)。自她與「拍照」墜入情網後,就四處旅行獵取鏡頭,走到哪裏拍到哪裏,然後e-mail給大家批評指教。

有一次,她去中國大陸峨嵋山禮佛,拍了許多佛教聖地的風光,我開玩笑回信:「請幫我問候滅絕師太!」滅絕師太是金庸名著《倚天屠龍記》的大反派,她在故事中的角色是峨嵋派掌門人,經過電視劇的演繹,滅絕師太可謂家喻戶曉的人物。

沒想到慈恆師姊竟真的去各個廟宇,逐一詢問峨嵋山的出家人:「請問您是滅絕師太嗎?」然後很抱歉地向我報告:「我問了好多人,可是都找不到滅絕師太……」e-mail上的一干人等紛紛笑倒,見識了所謂「代溝」﹗

慈恆師姊待人慷慨,對自己的用度卻錙銖必較,每次加油都要找最便宜的汽油。有一次,我們開車前往鳳凰城參加「一日精進」,回程在半路找加油站,她去加油,我去洗手間,上車後我看到油錶未上升,很奇怪地問:「乾媽,你加油了嗎?」她低著頭小聲說:「加了,要開一下,油錶才會上升。」

直到我開了一小段路卻不見回升,她才承認自己只加了五塊美金的油,因為剛剛那個加油站的油太貴了,這時我看到高速公路旁的廣告看板標示:「距離下一個加油站還有九十二英哩」,窗外黃沙滾滾的沙漠接近華氏百度,但我的心已涼到結冰,難道我們要葬身在這片杳無人煙的荒郊野地嗎?所幸那輛車是「半油半電」型的,總算在「彈盡援絕」前,趕到下一個加油站。

其實,自從慈恆師姊的第一任先生英年早逝,她就是靠「省」字過日子,自己隨身攜帶水瓶,出遠門一定帶便當,喝咖啡不是老人特價的麥當勞,就是九毛九一杯的便利商店咖啡,身上背的包包不是慈濟牌,就是地攤貨,衣服穿來穿去就是那幾件。我們都尊稱她是「省」長,而如此這般的「省」長居然捐了三個慈濟榮董,真是不可思議!

一切的一切,只因為慈恆師姊愛慈濟、愛上人!當美國慈濟籌建義診中心時,為了節省往返時間,慈恆師姊的後車廂永遠帶著枕頭、棉被,萬一天色太晚來不及回家,她就在蒙諾維亞(Monrovia)當時慈濟美國分會的寮房打地鋪,直到義診中心正式營運。

後來,她因「女人昏頭」而再婚,第二任先生要求她:「以家為重,不要動不動就往外跑!」從此,她的後車廂永遠載著藍天白雲的制服,為了家庭幸福,只能偷偷做志工。

當我開始在慈濟舉辦「電腦班」,慈恆師姊向先生請假:「我要去慈濟學電腦」,先生也跟著來旁聽,並且表揚我:「教得很好!」

也許是卡崔娜颶風讓她近距離看到了眾生的苦難,也許是上人常說的「來不及」三個字令她震撼,她不想等到走不動那天再來後悔,所以開始鬧「家庭革命」,提出分居,爭取自由。

幾年後,先生不幸病倒,每月都要定時輸血小板及重複各項檢查,慈恆師姊一直接送照顧,長達三年時間陪伴進出醫院,往返在拉斯維加斯和加州大學醫院之間,獨自一人在十五號公路來回奔馳看顧,直到先生往生。

二〇〇八年是我的災難年,經歷了多次急診及兩次手術,慈恆師姊一直守在我的身邊。除夕夜,我因鼻大動脈暴裂被送入醫院,六位法親手忙腳亂守在床前,慈恆師姊拿著一個臉盆,一路接著我吐出來的血,一邊試圖止住我奔流不止的鼻血。

隨時隨地不忘紀錄工作的我,還虛弱地呼喚她:「凡走過必留痕跡!趕快照相留紀錄!」等到被送進加護病房,我怕自己大限將至,在病床上向她懺悔:「對不起!對不起!你那麼疼我,可是我總是那麼兇……」

後來大難不死,每當我故態復萌,慈恆師姊就拿我的「病榻懺悔」,當作孫悟空的緊箍咒,讓我動彈不得,而那張插著鼻管,左右手各傍著一位醫師喊:「耶!」的照片更是鐵證如山,提醒我收斂自己的霸道!

二〇一〇年,慈恆師姊搬家去了加州,正好趕上慈濟美國總會慈發室發動各分支聯絡點一起投入「幸福校園」計畫。透過慈恆師姊的筆耕和攝影,讀者看到了慈濟人耕耘「幸福校園」的點點滴滴,也為幾百名貧困學童提供一個又一個溫飽的週末。

此外,她還接引學校教職員及社會愛心人士,組成一個「七老八十」的大家庭,其中大多數是忠心耿耿、逢星期四和星期五就「每傳必到」的固定班底,他們都是七十至八十歲的志工,每一位志工都做得歡喜滿滿。

慈恆師姊用她皺紋滿布的雙手,在電腦上敲敲打打出許多感人的故事,以特有的藝術修養拍出許多充滿人文的活動照片,她把「抗戰精神」發揮到人文真善美課程,努力進修,用心向高手求教,電腦技巧在「銀髮族」中可稱翹楚,文稿及攝影為慈濟大藏經留下了許多寶貴的紀錄,「幸福校園」從此加倍幸福!

因為保守傳統,慈恆師姊安於賢慧的角色,她的廚藝雖被我評為「麻麻地」,但經過她的革命精神,志工屢以「一掃而空」的行動支持,如今已晉升「五星級」水準。我想,她必然在料理中添加了許多許多的愛,才能擄走大家的芳心。

這一路走來,慈恆師姊不忮不求、心寬念純,話雖不多,但以行動實踐,和她同行菩薩道,如沐春風,不僅我們樂在其中,也讓慈濟的愛隨風飄送到有情人間。

 

【序二】

吟著詩 邁向遠方

◎王純瑾

「你最近好不好?」電話裏傳來有點沙啞的聲音,不疾不徐,一聽,就認出來了,是慈恆師姊打來的,心中暗叫一聲「慚愧」,怎麼又讓慈恆師姊先打電話來?她是長輩,自己忘了向她問好,倒經常接到她老人家噓寒問暖的電話。

這就是簡婉平,我們習慣以法號稱呼她為「慈恆師姊」,人如其名,個性溫婉平和,承擔責任,做起事來恆心毅力,一點都不含糊。

認識慈恆師姊,是在她從拉斯維加斯搬回橙縣之後,記得是橙縣聯絡處歲末祝福時,有一段社區志工分享,老菩薩的故事多,自然就想請她分享慈濟心路,同時錄製一段影片。

還記得聽她說橙縣聯絡處的緣起,她當初如何因為一場慈濟茶會,一頭栽進慈濟二十多年,我聽得目瞪口呆,眼前這位老大姊,原來是聯絡處創始人之一,是第一任負責人呢!

她從家裏帶來一大本剪貼簿,剪報、照片、影印資料應有盡有,「你看,那時在科斯塔梅薩,在李長科師兄大兒子的律師樓成立慈濟聯絡處……」她輕柔地翻著泛黃紙頁,輕輕訴說著一頁頁被凝結的時光——有德慈師父、德宣師父親臨祝賀聯絡處成立的照片,有她開畫展的照片,有當時報紙刊登聯絡處成立的報導,鉅細靡遺,我不得不佩服這位老大姊,她在整理個人生命故事以及留存慈濟史料上,果然不同凡響。

我靜靜聽著這個外表柔弱、內心堅強的老大姊說故事,偶爾,她回溯著人生經歷,第一任丈夫驟然離去,小女兒一夕長大;我很想知道,是怎樣的堅強,讓老大姊度過每一個日出日落?

遭逢喪夫之痛後,她在健康保險諮詢和宣傳計畫中心做志工,悲心的種子萌芽了,一做十年,精熟美國當地慈善系統的運作。

後來她加入慈濟,在拉斯維加斯聯絡處擔任負責人時,完成購買會所的艱鉅任務,推動「幸福校園背包」的慈善志業;二〇一〇年,她遷回橙縣,於橙縣聯絡處再度推動「幸福校園背包」,進而延伸至義診、課輔計畫,真正配合社區需要,讓慈濟慈善志業向下扎根。

用永續的精神把每一件事做得完完整整,絕對不打馬虎眼,這是她的處世態度。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在一次冬令發放的來賓致詞中,敏銳感受到聖塔安那市史博群中學校長史都華協助貧區學生的悲心,年近八十的她,事後主動聯繫、評估需求,風塵僕僕奔波於食物銀行、學校之間,終於促成為該校低收入戶發放蔬果食物的因緣,建立起今日的「幸福家園」計畫,令人佩服她的毅力與悲心。

她的學習態度是常人難望其項背的,出生於香港,中學時期移民來美,她聽不懂閩南語,為了了解證嚴上人晨語開示內容,她比別人早起一個小時,先閱讀上人開示的文字稿。

「還好我住在洛杉磯,時間比臺灣晚十六個小時,上人晨語開示的文字稿已經上傳網路。」閱讀文字稿,寫下重點,等到洛杉磯地區清晨五時三十分開始薰法香時,她就不會跟不上進度了。

使用電腦是現代人無論男女老少都無法避免的,對年長者而言,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是最大的困難,只要程序有點變化,無法觸類旁通時就卡住了。當她居住的社區開了電腦課,她很興奮地告訴我,以後每個星期可以學電腦了,有問題時,老師隨時在身邊可以請教,那神情,像是年幼孩子得知可以跟哥哥姊姊去上學似的開心,我看了不禁動容。現在,她的電腦功力已經很強,製作簡報、文件都難不倒她。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用做志工與勤學習交織的詩篇,慈恆師姊豐富了她的生命,跌宕起伏的人生經歷,均已化成資糧;她凝望遠方,步伐堅定。

 

【序四】

人生的意義

◎簡婉平

「娑婆世界苦難偏多,虛空有盡我願無窮!」我這一生雖然失去許多,但我已學會感恩自己仍擁有的,尤其是年屆八十而身體健康,更是萬幸!證嚴上人苦口婆心告訴弟子:「修六度萬行,修無為法,轉識為智,回歸真如本性。」在慈濟菩薩道,我找到了智慧,學會了感恩,把失落的人生轉為有意義的、充實的和快樂的人生。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曾經以為自己可以完美度過,這是一九八三年以前的天真和無知,從來沒想過人生竟有「生老病死」的磨難,一旦悲劇驟然發生,我毫無選擇地趕上這堂「無常」的課程。

我的童年沒有洋娃娃或糖果、巧克力,只有居無定所的逃難。一九四一年,為了躲避日本人的攻擊而逃到中國大陸,流亡學生跑遍南方各省,邊逃難邊學習有限的國學知識,一直到十六、七歲都無法逃離亂世的紛亂。

一九四八年,奉父命返回香港,辦理美國簽證,赴美和家人團聚。等了三年,原本就基礎欠佳的中文被改造成「廣東國語」,這才打包搭船去美國,乘風破浪登上新大陸,從此開始學習英文,在美國度過了大半生。

這輩子糊里糊塗為愛情結了兩次婚,第一次守寡傷心欲絕,四十五歲的我領教到生離死別的無常,愛別離的痛苦。我到處尋找宗教的慰藉,曾經去天主教堂望彌撒,也去基督教會做禮拜,但是找不到心靈的幫助及尋求的答案,只能靠著做志工打發時間,熬過無數個無眠的夜晚,所幸走入慈濟,才終止了失去最愛的痛苦!

十四年後經人撮合再婚,當年雖有人不以為然卻沒說破,直到有一次,好友邀我坐在前排聽演講,主講人突然問聽眾:「你們知不知道『婚』字怎麼解?其實就是女人昏了頭去結婚啦!」我知道他是說給我聽的。

難道這是我必須償還的情債嗎?我看過很多禪書,從中領悟到人生不過是一段旅程,猶如坐在同一節火車廂中去旅行,到站後有些人要先下車,也有些人因緣具足趕上這車廂的行程。無論什麼人上下車都是平等待遇,火車依然向前進,開向無止境的未來。

當時的我沒有薰法香,沒有接觸到證嚴上人的法,不了解「塵點劫」當中,人的壽命有成、住、壞、空。我們是凡夫,不懂得佛的真理,所以當我失去摯愛的先生時,整整失落了三年。

有幸的是,我走進了慈濟的門,有福氣能夠找到一位良師。薰了法香後,我從佛法中得到慧命;學了佛法後,明白了一切「有為法」,都是因緣果報的造作,和愛取有的輪迴。

我常常想,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呢?聆聽上人三十年的開示後,法已經深入在我的骨髓。當境界來臨時,我彷彿聽到上人的聲音在耳邊說:「這是測驗你修行的時候,必須要忍耐、放下。」我很驚訝自己竟然能夠做到。

有一位善知識在數年前對我說了許多次:「你再不修慧就來不及了!」過去我從沒有思考過什麼是智慧,近年來多讀經書,每天早上薰法香,聽上人開示《靜思妙蓮華》,我終於找到了智慧的門,也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一九九五年,認識第二任丈夫時,他曾經出題目考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當時我給他的回答是:「我曾經為社會奉獻過,我的人生沒有空來一回。」婚後,丈夫要我以家為重,限制我做志工,因為感到時日無多,再不把握機會付出,就來不及了,於是我鬧家庭革命,爭取服務人群的機會。

二十多年後的今天,我又問自己同樣的問題,答案是:「人生的意義就是愛灑人間,行孝及行善皆不能等待,不要等到『來不及』的那一天!」

私心盼望時光能倒流二十年,讓我做更多有意義的事。年輕的時候,真的要好好珍惜,恆持剎那,在社會中留下美善足跡!

感恩上人創立慈濟宗門,提供這麼好的道場,讓我們去行菩薩道。感恩常住師父和法親們的陪伴,讓我在慈濟路上找到了心靈的家,充實了我的人生,我這一生沒有遺憾了!

 

【後記】

傳承無盡路無盡

婉平,人如其名——溫婉平順,雖出生在繁華的東方之珠,卻在日本侵華的陰霾中輾轉逃難,跟著母親東躲西藏遠離戰亂,跑遍半個中國,過著居無定所的童年,直到十二歲才重返香港,等候簽證前往美國投奔父親。沒想到事與願違,美國移民局只批准了母親的簽證,婉平只能含著眼淚看著輪船載走母親,認命地接受了生命中的第一個「生離」。

滯留香港期間,婉平與初戀鄧南圖海誓山盟,兩小無猜地談了四個月戀愛,約定雙雙赴美共創人生,誰知道移民官再度作梗,駁回鄧南圖的留學申請,婉平只能獨自黯然離去,那是她生命中的第二個「生離」。

可是,當鄧南圖以半百之齡撒手西歸,婉平傻住了,老天爺怎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虧待她?她幾乎崩潰了,拒絕接受今生的第一個「死別」。婚後一直以夫為天的婉平頓失所依,只能埋怨自己為什麼不能活得堅強一點?

走入社會行善讓婉平重新振作起來,拾起畫筆讓她揮灑出自己的天空,然後,第二任丈夫祝咸仁闖進她的心房,女子發昏又「婚」了,再次以夫為天,奉夫之命當全職主婦,只能將慈濟制服藏在後車廂,偷偷做慈濟。

二〇〇五年一場颶風顛覆了她的生命,吹醒了內心深處的渴望,婉平終於放下怯懦,奔向自己的最愛;祝咸仁對妻子的離開,從不捨到祝福。不久後,他罹患血癌,婉平送走了第二任丈夫,經歷第二次「死別」,所幸修習佛法多年,已學會釋然。

慈濟是婉平的華麗轉身,她在這裏找到了心靈的家,有了證嚴上人賜與的法號——慈恆,從橙縣聯絡處、總會義診中心、拉斯維加斯聯絡處,又回到橙縣聯絡處,慈恆做得法喜充滿!

在慈濟同行二十年的奚思道,是慈恆最敬重的志工之一,他的修行及為人處事都是慈恆學習的榜樣。奚思道看重慈恆在慈善及社區服務方面的能力,當慈恆於二〇〇七年在南加州購屋,志工朱月鳳告訴奚思道這個消息,他立刻打電話邀約慈恆到慈發室協助社區個案,沒想到慈恆等了三年才搬到加州定居。

當奚思道因肝癌往生,慈恆去他家助念,流著眼淚看奚思道安詳躺在床上,左耳彷彿聽到奚思道對她說:「我們要原諒身邊的每一個人!」慈恆驚訝地注意到奚思道的頭就在自己的左邊,立刻從心裏向奚思道回答說:「我會的。」

若不是當晚親歷其境,她怎麼也不相信和藹可親的大好人「奚師兄」真的已離慈濟遠去了;她寧可相信,奚思道往生五小時後仍能對她說法,臨走前仍然傳法給她到最後一口氣。

慈恆與林碧桃、黃寶珍及趙無越,被鄭榕娟稱為拉斯維加斯的「四人幫」,因為她們四個人風雨無阻在會所辦公;陳振和則讚歎她們是做事的人,所以應該改成「事人幫」更為貼切!

每天清晨早起薰法香,如今已是慈恆的精神食糧,有時因病沒能早起聽上人說法,整個人如同跌落黑洞,心情跌入谷底,後來發現那是心有罣礙、自尋煩惱之故!當時法沒有入心,慈恆總有無明煩惱、心有千千結,幸好每天薰法香汲取上人的法糧,屢能打開她的心結。

自二〇一二年起,慈恆在橙縣繼續經營「幸福校園」及「幸福家園」,希望為灰暗的校園注入清流,讓慈濟人帶給貧困學童希望和前途,把愛傳出去。「幸福校園」計畫就是將慈濟的慈善、教育、人文理念深入美國社會的公立小學、中學,關懷低收入家庭的學生及家人,將學校打造成幸福快樂的園地,讓學生安心求學、快樂成長!

慈恆生性不戀棧,等到「幸福校園」站穩腳步,她便卸下組長一職,從此退而不休地配合社區各項活動,自動補位幫助志業的運行,另方面用心陪伴新發意菩薩,讓新志工道心堅固、步履堅定地走上菩薩道。

慈恆說:「我們頭頂美國的天,腳踏美國的地,華人是少數民族,我們應該向外發展,把慈濟的四大志業、八大法印以及上人的法散播給其他種族的人,接引他們長期做慈濟事。而邁向新時代的同時,更要培養年輕、新思維的人接捧!」她所承擔的每一項計畫,都是馬上培養兩位可以接手的志工一起合作,組織成為一個堅強的團隊。

四十六歲至七十二歲的慈恆,忙忙碌碌做慈濟事,精神有寄託,做得很歡喜;七十二歲至八十歲的慈恆,每天薰法香,尋找真如本性和智慧,心情加倍自在歡喜。

慈恆的乾女兒鄭茹菁曾經打趣說:「年屆八十的老太太涉世未深,至今仍純潔如一張白紙。」慈恆不懂得「計較」,只知道埋頭做事,事必躬親,絕不會事後爭功或要求任何回報。

她在橙縣擔任慈濟負責人是如此,協助籌設慈濟義診中心也是如此,接任拉斯維加斯負責人又是如此,「幸福校園」仍然是如此,總是安於「功成身退」的角色,因此贏得大家的尊重與讚歎!

過盡千帆之後,慈恆再次問自己:「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她終於知道答案就是證嚴上人教弟子的「付出無所求」。慈濟在她人生的最低潮飄然而至,上人的法引導她走出哀傷,擦乾眼淚去幫助更痛苦、更需要愛的人;慈恆幫助他們的同時,也醫治了自己內心刻骨銘心的傷痛。

因為學會「付出無所求」,慈恆在慈濟結了許多好緣,無論是總會、橙縣或拉斯維加斯,都有很多知心的法親。因為她待人真心誠意,在慈濟路上沿途「收穫」了義診中心的「七姊妹」、颶風吹來的乾女兒、賭城的「事人幫」,還有大峽谷巴士車禍案主哭著喊「媽」,這些慈濟好朋友組織成一個大家庭,寫下了許多愛的故事。

搬家回橙縣之後接掌慈善幹事,又為「幸福校園」食物背包計畫建立了一個「七老八十」的大家庭,包括楊鐘和夫婦、林德明夫婦、陳脩國夫婦、簡毓真夫婦及王嘉寅夫婦,另有五、六位單身貴族,都是七〇、八十歲的退休人士,接引愛心耆老貢獻愛心給貧困學童,慈恆帶著這支「七老八十」的隊伍走入人群,菩薩所緣,緣苦眾生。

超過三十年的慈濟路,上人的法已常駐慈恆心中,當她面對障礙受委屈時,上人的聲音就出現耳邊:「修無生法忍,解脫一切人事物的煩惱」,教導她把堪忍的功夫用在人群中,運用「普天三無」的智慧,令一切無明轉識為智;三輪體空,忍而無忍,菩薩於無生法,付出無所求。

慈恆有幸能聞佛法,又尋得良師,今生再無他求。「是日已過,命亦隨減」、「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雖然歲月無情流過,紅顏早已老去,但是慈恆慶幸自己身在慈濟、心存大愛,此生足矣,總算沒有虛度這一生!

Copyright ©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註記:以上任何文字影音著作皆屬慈濟版權所有。
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重製、轉貼、節錄及不得以任何方法曲解畫面原意,未經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利用之。